星期日, 12月 01, 2013

追男仔必敗秘笈





朋友提起想在佳節前識男仔,問睇邊套戲適合,其實以睇戲作為起手式是很差的,因為個場所根本唔容易傾計,隨時俾其他朋友隔開左,就連樣都見唔到,戲院黑媽媽,有其他適合的事可做,但首次見面和破冰並不在此列。

見過兩個女追男的失敗例子,第一個係首次見面即揀浪漫燭光餐廳,那是TVB用來偷懶的美指手法,現實個男仔見到咁大排場,會周身唔聚財,乜情調都無。另一個是女仔講自己有幾叻,我有次見到鄰桌一中女,姣到空氣中也感受到佢的相對濕度,但佢不斷講炒樓炒倫敦金,誤以為咁樣會impress 對面的男人,結果對面用返finance consultant 的專業口吻對答,本來應該充往別處的血,都流返晒上頭,變得好似返工咁。

以上近乎必敗的手法,無謂試了。

查實天口冷,打邊爐或者日式烤肉是很適合的,因為可以合理地食好耐,好多機會傾計,亦都可以不著跡地叫酒飲,三杯下肚,大家講野都放鬆d ,仲有打完邊爐,興起可以轉場,無計傾亦可以體面地收檔,進可攻退可守,格調好些可以去shabu shabu 叫幾杯暖清酒,好快上頭。想穩陣可以去意粉屋吃芝士火鍋,荷包損失有限,亦不算太失禮,重點是準備好話題,祝朋友捕鳥成功。

星期一, 11月 25, 2013

女人傢俬




(18禁慎入)

早陣子太忙,連咸網都無時間上,想不到兩個月前,外國一位色情大師Jeff Gord 與世長辭,終年67歲。(對,他是色情大師,不是情色大師,擺到明是收費咸網)

Gord 最擅長製作一些古怪的道具,將女優縛成各種「傢俱」,時而將之變成拖著馬車的「馬奴」,事實上,human furniture (人形傢俱) 這個字,就是由Jeff Gord 創出來的。不看圖片,基本上很難解釋,上他的twitter 有些例子,看了就明白,無裸露,對某些人來講口味有點偏重,自己慎入。

源於50年代的另類性美學

Jeff Gord 的性美學,可以追溯至1940-60年代John Willie。John Willie是戀物癖開山祖師,情色史上元祖級的戀物/SM攝影師及插畫家,於50年代創作了大量構想古怪的戀物插畫小說。幾十年後,Jeff Gord 以驚人的執行力,將這些情色構思實踐。

John Willie 亦對不少藝術家有所啟發,香港人如有出入太古坊,大概會見過一些巨型剪影雕塑,創作這些雕塑的藝術家 Allen Jones,亦有人形傢俱雕塑 作品,更是英國Tate 美術館的館藏。

經典電影《發條橙》出現過的毒牛奶吧,當中各裸女造形傢俱,正正是導演Stanley Kubrick 模仿Allen Jones 的作品 (據聞是導演請他當義工不果,然後決定抄襲)

如果有留意日本的插畫師空山基,或者80年代寺沢武一的科幻漫畫《哥布拉》,當中都有大量情節,就是將女人物化為傢俬、武器甚至座騎,幸好當年未有明光社,除了在乳頭打星星遮掩之外,毋須受到意識形態審查,否則今日一經傳媒報導,隨時無法在香港出版。

男尊女卑的性物件化?

將女人「物化」(objectification) ,女權主義者會視之為大逆不道,因為有鼓吹男尊女卑之嫌。但撇除上述的極端例子,「物化」其實在日常生活中經常出現,例如一個女星穿著T shirt 濕身,盡展圓渾上圍,或者某女藝人露出性感黑絲長腿,甚至某型男展現腹間的朱古力格仔,都是將一個人縮減為一件性物件(sex object)的物化行為。

物化的討論太深入,能力所限無法兼顧,有些離地學者,為追求男女平等,抗拒物化,甚至會建議性幻想時也不應只區割某個部份 (傻的嗎?J 緊仲要政治正確!) 我覺得這樣是多餘了:有人喜歡展示腹肌,有人愛被人盯著胸部,有人會因為長腿被人偷窺而竊喜,甚至有人喜歡當別人的梳化,重點是,這些腹肌美腿巨乳以外,你尊重對方是一個人。

星期二, 11月 19, 2013

淺談元祖高達


自問不算是高達的死忠fans,只是選擇性地挑了幾套來看,至今依然覺得元祖高達最引人入勝。元祖高達的節奏其實很怪,劇情對小朋友並不討喜,當年甚至慘被腰斬,草草收場。

今日以成年人眼光去觀賞,會發現元祖高達不單突破了當年很流行的「正義機械人vs邪惡機械人」公式,而且沒有落糖衣遷就小朋友口味,直接將成年人的世界,忠實呈現眼前。

賴巴上尉及情人亞閔
引人同情的反派

元祖高達的編劇一反傳統,將奸角塑造成威風可敬。例如自護軍的賴巴上尉,曾經在中立戰區,關照落泊離家的主角,後來知悉對方是敵軍一伙,亦只是哈哈一笑,放他們一條生路,笑言日後在戰場才見真章。

他以相當於輕量級性能的藍渣古,跟重量級的高達交戰,打個平分秋色,可惜最終性能差距太大落敗,他撤退時講了一句:「少年人,你只是倚仗機體性能,你還未懂真正的戰爭!」將主角所有威風都踩下去,今日的奸角,極難獲發這種霸氣對白。

後來,賴巴上尉不論在機動戰士、兵力和資源上都捉襟見肘,上頭恐怕功勞被搶,刻意扣住增援不發(也就是兒童動畫最早出現的辦公室政治),賴巴為阻敵軍深入腹地,無奈地決定拼死採用步兵戰,以血肉之軀力敵對方的精良機動戰士,殺傷無數敵軍後,最後也力盡兵敗,以自殺式炸彈同歸於盡。

自護軍不時出現缺乏機動戰士,士兵被逼採用肉搏戰的場面

後來,動畫《08小隊》有位諾利斯上校,同樣駕駛藍老虎,以匹夫之勇力壓數部高達,並且將圍攻己方的坦克全數擊毀,成功掩護同伴撤退。最後跟主角決戰時,看上他是自護千金的男友份上,故意讓了一招,捨身成仁,多少就是向賴巴致敬的角色。

 
無論自護或聯邦軍,都深受缺乏補給之苦

山窮水盡邊戰邊逃

故事中,無論正邪雙方,都先後在戰場中打至彈盡糧絕,為了補給大傷腦筋。聯邦軍新式戰艦「白色基地」的成年正規軍在首三兩集已悉數戰死,餘下的不是年輕新丁就是由市民強行頂上的雜牌軍,敵人自護軍也不是好得太多,大反派馬沙、賴巴等也先後面對缺乏增援的問題,被逼以劣勢兵力跟主角們對抗。

往後三十年的高達動畫中,好像極少出現資源及人手不足的問題,主角們大抵衣著光鮮,飲食和睡眠都很充足,動輒就駕著新式機械人(方便出模型賣錢),發洩自己的情緒問題,即使機械人的外觀再威風,武器性能再精良,也難重拾當年的患難英雄感。

(公道點說,倒A高達和F-91都有重現艱苦的戰爭環境,那終究是少數)

我一直相信「主角有多精彩,全靠奸角有多好看」,元祖高達當年的制肘較少,奸角們有相當大的發揮空間,例如自護公國的公子爺加曼,被「好友」馬沙出賣至死的一幕,至今仍為高達迷所樂道。即使是無名小卒,亦有相當豪邁的表現 (見下圖)




加曼被出賣後,經典的神風式自殺場面

幾個無名小卒,冒險徒手安裝計時炸彈,差點就將高達炸毀

他們安裝的炸彈,被主角們冒死拆除後,也只是哈哈一笑,頗有視死如歸之感


識英雄重英雄,扮成平民跟主角打招呼。不知這班自護軍,最後下場如何?



星期五, 11月 01, 2013

初戀要在麥當勞

太多人回應此潮文,心癢,百忙都要寫幾句。

肯食麥記,是否等於娶得過?

約十年前,有位新聞從業員,曾有一經典金句,問男人「結婚後,你會否將全部的薪金給我?」如否,則此男嫁不過,當年城中OL 爭相以此準繩衡量男人,港男方面紛紛反擊「仆街死港女鬼唔望你老來得返條電動棒過世」,熱鬧非常。

這類擇偶條件,大抵都是十多年前的產物,過時之餘,蠢得厲害。

肯吃麥記,或者廣義點說,肯挨窮等於好老婆,這是男人心中一條軟肋。有心放長線釣大魚的女人,吃幾餐麥當勞瞞過你這個關卡,完全無難度。

可是,如果女友擺出肯一起挨的姿態,男人雖然理智明白不能盡信,心中其實很受落。每個人心中除了斷背山,也有一間麥當勞。

******

女生一常見說法是:「吃麥記不是問題,最怕男人無上進心。」

我反問,為甚麼要有上進心?有何定義?

例如,有位男生,矢志要成為最好的雲吞蝦子麵師傅,他不想搞分店,也不想搞包裝食品,只想安份地,每天煮麵給客人吃。而且為保質素,每天只限煮若干碗,價錢街坊,絕不取巧。

這種男人,永遠不會發達,也未必有出頭。一旦包租公加租,市建局「活化」,畢身心血可能付諸一炬。

對於追求「安全感」的港女而言,此男未必合格,長遠隱憂甚多,因為沒有「上進心」。

放諸不少國家,他絕對是個端正人物,在日本,甚大機會成為社會地位崇高的師匠級人馬。

升職加人工炒股買樓改善生活,這只是其中一種「上進心」,世上有很多生活方式,是毋須「上進」的,只是香港人受慣了,以為這叫合理。

明天大家仍然要玩這個「上進」遊戲,可是不喜歡玩的話,其實有別的路行。

毋須責怪港男太窩囊,港女太拜金,唔對咀型,next 囉。



星期日, 9月 22, 2013

創造你的遊戲RPG Maker



最近一位本地的動漫前輩要搬家,大屋搬細屋,盡散多年珍藏:大量動漫畫不在說,更有絕版日語軍事圖鑑、講述古武士甲冑刀劍的歷史資料、創意指南以及語言技巧等等,對於喜歡創作的朋友來說,絕對是寶藏。



書堆中,偶爾見到2004年版的RPG Marker遊戲大師,那是台灣中文化版本,已經停產,因為家中沒地方,同時也擔心軟體版本太舊,所以也沒有「收養」。

RPG 是甚麼?如果你在八、九十年代長大,基本上都不會對RPG陌生,近年在iOS和Android 平台推出RPG經典作Final Fantasy 系列復古版,相當走紅,售價高至百多元依然有市。

RPG Marker,自然就是讓一般玩家,自行製作這些遊戲的軟件,母公司Enterbrain仍有發行最新的英語日語版本,看wiki,似乎台灣依然有相當數量的用家,並且定期有創作比賽,據網上討論區傳言,下年更有可能推出支援Android 及iOS的套件,讓你寫好遊戲後,可以發行上app store 給廣大玩家。


近年因為怕沉迷,甚少買新遊戲玩,始終吃電玩奶水長大,沒有遊戲機,工餘休息總覺得不夠完滿,創作新遊戲,似乎都充滿娛樂性,唯一要擔心只是發行後,會否有人花幾十小時玩!?



星期三, 9月 11, 2013

SM會議

圖片來源:蘋果日報

自從中環fetish fashion 的私人性虐派對被警方放蛇滋擾後,香港只剩下一種可以公開的合法SM聚會,就是Social Media 的業界會議,剛剛的Social Media Matters (SMM)正是業界內盛事之一。

所謂盛事,先要從門票講起,美金850元正一位,謝絕窮撚,幸有德高望重前輩作即時live tweet,才有幸略窺門徑。

所謂行內翹楚演說,大抵不離用一堆buzz words,講解「母親是雙性繁殖中,屬於雌性的一方」的道理,例如「顧客需要跟一個實在的人建立關係,品牌太過抽象」,聽完,十個行家十個都會屌一聲「鬼唔撚知咩?」

其實以前讀過不少類似的buzz readings,大抵都是用一個idea,不斷發到好大,變成二百幾三百頁的「論述」,讓我將它們還原成本來樣子:

Blink - 迅間判斷力好重要
Outlier - 好醜命生成,當你讀到這本書的時候,你的命運已定得八八九九無得發圍 (因為太灰兼太廢,朋友們皆勸我不要讀)
Tipping point - 要散佈idea,你需要專家,sales和交際花 (謝謝億利提供)
Emotion Branding - 顧客是感性的動物
Blue Ocean - 創新才是出路,點創?自己諗
Tribes - 互聯網令你聚到好多人,多人就無敵,完
No Excuse - no excuse

說這些都是廢話,又不盡然,總之就不值得花上七千大洋晨早流流聽足半天。

到底整個活動有何價值?說穿了是 see and be seen,跟頂尖行家握握手,交換卡片,或者暗中過一兩招,試試對方的底醞,日後跳糟或者捕新客,都有相當裨益。近期讀Executive Order,主角Jack Ryan由國安局長,意外地當上總統後,同樣覺得出席酒會太浪費時間,誰知遇上印度總理,對方漫不經意問個預先設好的問題,Ryan太過稚嫩,被殺個措手不及,對方就憑Ryan驚訝的樣子,判斷他的行政能力,醞釀下一波的國際陰謀。

換了是廣告界的交鋒,同樣適用。

那上述的buzz books,是否完全無用?首先這些都是鬼佬吹水能力的良好示範,讀一兩本,英文多少會有改善。其次是客戶的老闆或marketing executive,一生人中未必讀過幾多本書,但總會讀上這麼幾本,聊以精神自慰,身為創作部或account servicing,就算不讀,都要識講這些buzz words。

跟客戶講「這支youtube 廣告長遠會累積很多人收看及廣傳」沒說服力,換成 「youtube 廣告,有很明顯的 long tail effect 以及viral reach,觀眾講求blink judgment,首五秒是關鍵」 就好像很厲害了。

至於一本書到底是buzz 還是真正有用?有個費時但簡單的方法,就是看看三五年後,你還記得多少內容。

我寫這篇文時做了個測試,基本上全部都只記得那一句總結,其餘都忘了,証明就算不是廢話,至少也不值得記住。真正經得起時間考驗的東西,不單止會記得牢,你還會想多讀幾次。



星期六, 8月 31, 2013

Microsoft Surface Pro 簡評


先利申:MS是小弟公司個客,呢篇分享唔係公司order,部Surface 係自己俾錢買。

首先,我購買的理由非常專門,我需要一部有足夠性能運行完整版photoshop及office,同時兼具畫版功能的tablet PC。

之前我用Galaxy Note 10.1 當作畫板和 laptop replacement 相當滿意,但note 10.1的ARM CPU始終有性能局限,繪畫解像度不能高於100 dpi,而且會經常炒app (sketchbook pro) 。公司同事send 來的word, ppt 以及 excel file,用android 版的Office修改,經常開不到或者走位。

有些死忠Mac 友會叫我買Air,但他們忽略了Air + 畫板和火牛之後,是一大陀很重的東西,我可以10秒內在地鐵用Surface開機繪畫 (我不時會這樣做),落車前同樣在10秒內關機走人。但Air要插上手寫板就很不方便了。

講回主題,Surface Pro 其實係一部有touch screen以及畫板功能既10" ultrabook,當你用Pen在屏幕上約 2 吋的時候,會自動有palm rejection 功能,即是繪畫時,Surface 只會接受來自筆觸的指令,忽略你的手掌或手指,這樣就不用吊筆繪畫。(Note 都有類似功能,但只得0.7吋左右)

Surface Pro裝有 64 bit 完全版的Windows 8,4 - 6小時續航力,第三代 i5 core CPU,4GB ram,SSD HD (64 /128 GB),重量約0.9kg (Macbook Air重1.08 kg ),撰文時Surface Pro 建議售價為HKD$ 6,288。這個價位,即使在傳統 laptop 都有相當吸引力。

我出手俾錢之前,做過一定research,同級數的Windows 8 tablet PC,分別有Sony Duo 11 以及三叔 ATIV XE 700 (現已斷貨)  。其他Win 8 的tablet PC 不是CPU不夠力,就是不支援筆壓,所以不予考慮。

Sony Duo 11 性能好,但keyboard不能拆,價錢貴又非常笨重。Samsung ATIV XE 700 規格上是略勝Surface的,當時售價約12-14k,手感和尺寸不錯,但keyboard 比較Surface Pro 的type cover 真是重了成條街,而且多個youtube上的評檢也發現三叔keyboard 接駁叉電位出現接觸不良的問題,對電池壽命有損。

當然,Surface Pro 也有些地方需要改善,最大問題當然是沒有插Pen 的位置 (三叔所有note 系的tablet 都有s-pen 糟),不小心的話,很易丟失。有些人會覺得kickstand 得一個角度,並不足夠 (這對我不成問題)。另外桌面版 photoshop 設計時沒有考慮過會有Surface Pro這類混合桌面和觸控的系統,所以使用界面的字會很細粒,很難用手指按,要 將text size放到好大。

帳面上Surface Pro 輕過Macbook air,但實際手感卻不是,我的感覺是跟市面上10吋netbook 差不多。

簡而言之,如果你像我般,想以最低入場費,入手一部具有繪畫感壓功能的高性能Win 8 tablet PC,的確可以考慮 Surface Pro 。有興趣可以看看這個外國的review,相當詳細
http://www.youtube.com/watch?v=hV6x9f6p0Qg

至於Win 8 是否如坊間傳言般不好用?

答案是一半半,如果你的電腦有touch screen,其實Win8 很易適應。相反,用傳統滑鼠和鍵盤的用家,就會覺得Win 8 的user logic 跟以前相差太遠 (尤其沒有了home button),所以,在Surface Pro 上的Win 8,用起來算是相當順手。

至於Win 8 market 的app 較少這個問題嘛...屌,你買得Surface Pro,都是行full desktop software啦,仲app條撚咩。

附上兩條短片,顯示開機,開Photoshop 類軟件和關機的速度。

video
vide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