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三, 9月 26, 2007

一輪明月,幾種心情


友人男友外勤往不毛之地,要上網或使用固網電話都極難,分開才一星期,友人已叫苦連天。

中秋終於等到電話,黑人不慎聽到一兩句,友人語氣之淒涼,與其說是傾電話,不如說是哀鳴來得準確。

她問留在家看DVD還是出席一個不太感興趣的聚會較好,黑人心想DVD隨時可看,怕寂寞的人,過時過節身邊還須有些人氣。

另一個朋友孤身回港工作,無親無故,草草一餐晚飯,旋即躲入漫畫茶坊,除了家中四面牆之外,這就是電車族在喜慶節日中最後一個容身之所。

還有一位朋友,中秋晚上還得掛起笑臉,服侍乘佳節狂歡的客人。開工前雖有男友陪伴在公司standby,同處一室卻是兩種心情。

另外好幾位朋友遠在海外,研究月亮到底是否外國的較圓。

還記得小時候中秋節,晚飯後總有一種expectation:跟朋友帶著蠟燭、月餅罐甚至火酒天拿水,無論是乖乖的砌燭光陣,還是燒起三層樓高的衝天火,都是興奮莫名。

劫後餘生,到朋友家中玩任天堂,兩三人輪流玩著不論色彩、音樂和畫面都相當粗糙的遊戲,大呼小叫。

不支一覺睡到天明,擦牙洗臉啃半個水晶梨當早餐,急不及待扭開電視,希望碰上合心水的卡通片,若不幸電視台被幼童片或女生卡通支配了,就會想辦法打發整個下午,再期待3點懷舊劇場後可以騰出電視繼續打機。

小時候,活在一個又一個的期待裡,似乎明天只會發生好事。

8 則留言:

德州卡門 說...

實在不好意思,這麼久才回覆留言.我這陣子工較忙,連自家的泊也疏於更新.只匆匆讀了閣下數篇文章,只覺水準不俗,有時間一定再到此留覽.就此別過,請請!

Titan 說...

呢個遊戲我都玩過
名已經唔記得

我好似從未過過第一版

惡女 說...

呢篇我好喜歡。

我細個時,仲會去屋村樓下參加果啲嘉年華會,有一年,自覺大個左,張太叫我去,我唔肯去,發脾氣,前幾日見到類似o既嘉年華會,都覺得有啲內疚。

凱恩 說...

朋友說澳洲的月亮不圓
朋友說美國的月亮十分大
朋友說台灣的月亮在哪?

我對香港的朋友說
香港的月亮,你有看過嗎?

黑人 說...

> 德州媽

歡迎!謝謝讚賞!得閒多來坐。

> titan

是綠色兵團

> 惡女

謝謝!以前喜歡玩一隻叫「脫獄」的任天堂game,惡女似乎已經打爆機了,嘿!新game會是甚麼呢?

>凱恩

中秋拼命工作,就是為了保住自己的月亮和月亮上的那朵小菊花,不致被客戶們蹂躪

小貝 說...

怕寂寞的人,過時過節身邊還須有些人氣。

好認同 ><

多謝你來訪小女的blog

小時候, 好像真的一無顧慮。

塞米一條揚陸轟炸機 說...

凱恩:

也倒不是,今年墨爾本的月亮還挺圓的,不過我是在深夜走過百年舊監獄舉頭觀賞的,襯著古舊尖頂大樓,我覺得似鬼節多過中秋節囉 XD

凱恩 說...

塞米:

那倒是別有一番風味
我也真想看一看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