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一, 11月 19, 2007

貧窮標準


3:15 am,睡不著,放棄了。

小時候朋友聚頭,愛互相炫耀比較。
入讀社會大學,大家很快明白炫耀的不良後果,學乖了不再「曬命」,但比較的心理仍在,於是轉為鬥窮鬥慘。

出 身寒微成為一種身份象徵,尤其事業有成者更以此為賣點(証明自己靠本事由低做起)。出身不太寒微的人,則透過工作賣慘情:例如比較誰的OT時間最 多、誰的老闆最無人性、每天是如何的overworked and underpaid。女孩子減肥通常會減出病來,當然也可以用來鬥一番:看誰病得多、病得重、病得最花錢。

黑人出身不太寒微也不算有錢,每次談到兒時往事都遭到「逆向歧視」,被一眾窮等人家出身憤怒朋友批鬥:「你住過籠屋未?你d有錢人唔明架喇.....」

即使不談小時候,也一樣燒到上門:

友:「你自己freelancer 就自由啦,你唔會明我地打工仔每日一早趕返公司係幾咁慘...」

黑:「但係我年中無休,日日都做到十一二點喎...」

友:「嘖!我地夠做到十一二點啦,不過第二朝九點返公司添呀!」

黑:「但係我份糧又un又唔穩定...」

友:「你做freelancer 咪開心囉!做多d就賺多d,我地fix 左份糧,做到pk都係收雞碎咁多,仲要俾老細日日插,我都想做freelance 呀!」

總之黑人的任何一件事,都被憤怒朋友們詮釋到十分美滿幸福,再圍攻批鬥。若果朋友比輸了,卻又轉捧為踩:「叫你唔好做freelance 架啦,搵份工算吧啦。」才幾分鐘前慘絕人寰的打工生活,忽然又成了黑人的最佳救贖。

唯有漸漸疏遠,無謂自討沒趣。

知你地窮過索瑪里,慘過東帝汶,得未?唔好再搵我喇。

14 則留言:

塞米一條揚陸轟炸機 說...

負能量過多的結果,就是怨念和躁底......

應付佢地既最佳方法,可能就是想辦法令佢地收口,例如轉移話題,發動實扑(Lv 1)之類。

朋友嘛,以和為貴啦。

Justin 說...

我都好唔鐘意人地話我現有既野係靠老蔭,固然我老豆對我好有影嚮,之但係,人地咁樣講就好似完全否定左我既努力咁。

xiao zhu 說...

有樣嘢叫做憎人富貴厭人貧,簡單講句,乜都唔啱。傾到咪傾,傾唔到咪算囉,唔會有咩損失嘅。

Yun 說...

咦﹐D衰人哩﹐咪鬼理佢地唧!

宇宙人 說...

咩都鬧一餐, 香港生態

匿名 說...

每個人都較易被負面事情/情緒比較occupy。

我記得好耐之前你寫過遇到的負面經歷,有個comment你話:"平安無事果d我唔會專登提起。" 我嗰時都好認同!

其實講d唔開心嘅嘢,都係想發洩。如果當佢係朋友,咪由佢講囉。

另外,大家鬥慘鬥好都好可能係attention-seeking。你唔想同佢'鬥',不如諗吓有咩方法滿足佢嘅Need。

Titan 說...

醫院A&E reception係「鬥慘」的修羅場, 相關故事Titan聽過兩個

=======================
某日, D因工受傷斷指, 死死地氣拾回手指, 到急症室輪候

期間, 某伯滿身鮮血入來, 手以血布按頭, 排到D身後, 問: "呢度排隊?"

D急忙讓路: "你先, 你先"

如是者, 等, 寂莫到夜深, D終於輪到籌, 入手術室, 功德圓滿

===========

某F午夜飛車, 風馳電掣, 先炒上行人路, 撞欄後與本年股市一樣翻了兩翻, 破損至修理不能

F爬出車箱, 坐的士入急症室

經分流站護士判定, F屬「嚴重非緊急病人」(意譯: severely non-emergent patient), 得拿籌輪候

等了又等, 三數小時後仍未有醫生接見, F覺身心俱疲, 明早又要上班(F是半free-lance工作者), 於是決定坐的士回家睡覺

桃紅三點式 說...

我通常會咁,嘩,你真係好慘喎,慘絕人寰喎,真係全個銀河系最慘喇你...

然後,疏遠呢o的人。

黑人 說...

> 塞米

我d 正能量又不多,大家話題又少,來來去去不是講事業前途就是講股票。雖然識了很久,不幸總是相對無言。

對,朋友以和為貴好,少見面少衝突也是和的一種手段。

> 側田

挑!有老蔭又點,呢類「原罪論」的人最麻煩。
我身邊都遇過唔少。
不過你咪以為出身比佢差就無事:
「嘖!窮人上到位,環境逼佢地發奮之嘛,你試下三餐不繼丫,你咪一樣發奮?仲有呀,佢上到位,九成咪又係靠運氣...」

> 小豬

呢七個字好中!

> 雲妹子

係呀!話不投機半句多。

> 宇宙人

其實我幾好奇,到底係回歸後才有的心態,還是香港人一直以來都係咁?

> 匿名

通常呢類對話佢地最滿足就係証明我係富貴仔食米唔知價,咁就會轉topic喇

我諗佢地未必有心,可能份人本身就係咁負面,熟絡左先至露出真面目而已

只不過我頂唔順囉,為了維持自己精神健康,唯有儘量少接觸

> 三點

a:「你慘d」
b:「唔係,你慘d丫」
a:「no la...你真係好慘播...」
b:(扯火)「拿!宜家你最慘!唔好同我拗喇!」
a:「咩呀,你條慘樣先至係最慘喎,居然夠膽話我慘過你?」

(無聊...下刪數千字)

凱恩 說...

好扯火喎老兄。
(今次我o係台灣,應該唔係我踩到你喇掛~哈哈)

Carole 說...

d人係咁嫁la
無做過freelancer
又點感受到嗰種今日唔知明日事
同埋d客要overnite交貨的苦
(唔做無錢收 -- 又得失咗個客)

我叫三點courrier支apple 山渣茶你飲

Carole 說...

「叫你唔好做freelance 架啦,搵份工算吧啦。」

係ar
好多人都會叫我找工
:p

黑人 說...

> carole

係呀,做freelancer 最大壓力係身邊人
好多時都幾無奈,佢地出發點是好的,但最唔想就係聽到呢類「好心說話」

最大的得著,就係講少左呢d 懶好心的說話,比較懂得站在對方角度考慮,甚麼時候默默支持,甚麼時候開口勸,掌握會好左

祝你來年搵多d ~ !

Carole 說...

謝謝

個fd 啱啱接咗份超低價高難度transcription
仲係next day交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