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三, 1月 30, 2008

第四代黑人

呂大樂未必準確地描述幾代香港人的特質,但他無疑提供了一個很方便的term 供大家描述同一件事。

黑人還未有機會拜讀他的著作,對於他筆下幾代香港人的理解,也僅限於從其他blog友轉述的層次。

作為第四代的車頭乘客,黑人認為第四代並不是沒有主見,而是不信真理的一群。

我們見識過某年某月四日,某個廣場的流血事件。十多年後,我們也見識到較年輕的一輩(同樣是第四代)有不少對這件事毫無認識,甚至相信官方定調,反過來質疑上街的平民和學生有甚麼居心。為此,曾經在討論區上拗個頭崩額裂,所以,我們不再相信歷史就是史學家紀錄的真相,我們明白歷史是勝利者編出來的東西。

大學時,第三代的TA不斷向我們踢爆各種corporate scams,以及跨國企業比政府的權力還大這些現像。若果第三代的人對政府有質疑,我們就是不相信任何建制的一群,當中也包括activist 或反建制勢力。

金融風暴後,第二三代人訂立的社會結構大崩壞,大家紛紛祭出各種理論去解釋市場為何崩壞,同時也提出很多互相矛盾的新規則,希望第四代的學子能夠恪守,例如僱主A說大學生應該有充實人生,求學不是求分數。B卻說你玩咁多,學問不夠specialized,C直頭講你over qualified,佢現在請緊一個high dip學生搞掂晒,應該早早輟學,D卻認為大家要持續進修,學士讀碩士,碩士修博士,一個degree 不夠要讀兩個之類...以上四種說法,全都是SARS前後的真人真事。

電視機上,沙嗲皇老闆offer 月薪400 附帶大把野學,陸恭蕙也滲一嘴,說年輕人不能這麼現實只顧錢,而鏡頭下那位年輕人,很清楚自己要還grant loan 要搭車要生活,但面對兩個來勢洶洶的大人,沉默了。

另一邊報紙的投資專欄說:錢,要趁年輕時多賺。社會已經沒有足夠資源保障漫長的退休生活,所以大家要自求多福。

第二三代的人說第四代人學問水平低下,我們想反問,大人們連教甚麼和怎樣教也搞不清楚,為何反過來說我們沒學好?

我們經歷過政府為了公眾利益以外的原因,以公眾利益的旗號做了很多相違的事。同時也見識到反建制的政黨礙於生存和資質,只能以對立和dramatic 的方式維持曝光。所以我們很快就學懂不相信任何一方。

我們也見識過,傳媒為了生存,可以捏造事實,或者選擇性地將事實透露,再理解成一個完全不同的故事,甚至資料來源也可能是假的。我們對時事冷感,並不是因為懶惰,因為我們明白時事跟股市消息一樣,可以為了某些人的利益而吹出來。而好些記者甚至只是在forum上找材料炒作,forum 大家也懂上,又何必看報紙呢?現在除了死人塌樓的即時新聞,其餘都可以在網上找到,比報紙甚至有過之無不及,這兩天的陳冠希x 嬌事件,報紙也得跟著網絡 forum 走,誰又會信網上看到的東西呢?

因為網絡,我們接觸更多動搖傳統根基的事,例如我們現在能夠輕易找到聖經的矛盾漏洞,也更易接觸到各種因信仰帶來的負面人和事。面對大量的矛盾,我們除了投不信任票,另一種做法就是將矛盾的另一端shut off,也就是某些大人所講的逃避。

第二代人說我們沒理想不火紅,我們只是不再相信簡單口號,也不信簡單的solution,正因為這樣,我們是很難聚集在一起。而且我們也認為示威集會可以做到的有限,因為規則解釋權還未在我們手裡,也不易奪下來。進取的我們在等,消極的我們在放棄。而且我們知道,我們這一代人追求理想的window 很細也很短,如果愛迪生是第四代香港人的話,他發明的頭幾個燈泡點不著,就要考慮轉工。

第四代人不習慣direct confrontation,所以沒有人插手幫助巴士上那位青年,卻有人將巴士阿叔拍攝下來,吉之島的店員也不會直接跟無理師奶對著幹,只會將她的言行悄悄拍錄,然後放上網絡供大家聲討。我們習慣無聲地,透過網絡改變現實世界。

隨著內地加緊融合,很快,我們也許不會再相信法治和合約精神。

8 則留言:

Chris 說...

好文!這篇文很能夠代表「第四代」裡其中為數不少的人,尤其是寫blog的人

匿名 說...

在下也是第四代的一員吧

可是「第四代」本來不就是不信有法治同合約精神的嗎?

法律面前 窮人xx 這句說法雖然粗鄙. 但是亦是一般第四代對法治的看法

合約精神嘛. cable事件改變了很多人的看法

《 陳大文 部落 / 部落星期天 》 說...

[ 第二三代的人說第四代人學問水平低下,我們想反問,大人們連教甚麼和怎樣教也搞不清楚,為何反過來說我們沒學好? ]...


>>>> 這確是事實,求學真是求分數、每天大學股神、天天例牌才俊等,都是社會上由各種賢達、媒體努力塑造出來的。


第四代大學生水平不濟,但大學院校卻忙不及每天要 [ 盛產大學生 ] ,我不止一次接觸過,會考英文不及格,由副學士捱四年,到 degree,但一舊雲,讀五花百門科目,不見得培養到真正大學生。


就算現在的第三代人,作為中學教師,不少也缺乏水平,火星文、clubbing 隊酒樣樣齊,此為潮也。


由這些樣辦人去教下一代 ( 第五代學童 ),祝學生好運。


第四代人是屬於表面好像很風光,但又好像經歷了許多事,但又有點中間不清不楚,第四代人是頗受第三和第二代人的影響,當中以第三代人為甚。

Carole 說...

三尾同四頭
真係好難分
遊行呢 -- 那年夏天 大家都好熱衷
(連我呢個不問世事的都有份)

咁喎
我識的四代都好有HEART

btw你寫得好好

匿名 說...

> 如果愛迪生是第四代香港人的話,他發明的頭幾個燈泡點不著,就要考慮轉工

很好的比喻

黑人 說...

> Chris,

通常寫blog 或逛forum的人心態也類似

> 匿名1

cable固然是最多人知的case
胡仙案、涼粉蟲、雷射槍以至近日的相片事情,都証明法律是為更加平等的人服務。以前讀過一本科幻小說,入面的警車車身有付款指示,可以收bank debit, credit card 同埋cash,有錢就有差人理你。估唔到香港行得咁前,咁快就體現了故事情節。

> 陳大文

最近讀過湯禎兆的「命名日本」,入面提過日本大學生也不比香港人好得到那裡,佢地的社會問題漸漸在香港發生。

大家好像花更多時間讀書,知的更少。

> carole

thx!其實我的心態都係三至四代之間

> 匿名2

再諗下,若果梵高或者畢加索是第四代香港人,佢地又可以有幾多作品?一係就要不斷接freelance,一係就要學埋炒股票

《 陳大文 部落 / 部落星期天 》 說...

黑人:

光明頂的 [ 健悟 ]也指出日本新一代的迷失問題。至於歐美等地,我就不太清楚了。

似乎第四代存在的問題,以至每世代矛盾現象,不是香港獨有,可能香港的已經是 [ 入門級 ]了,第五代因學校政治正確問題,矛盾可能會更形加深。

讀書原意是增強智慧,但現在讀書已變成例牌鬥證書,而少有培育智慧。

嘿嘿....唉。

黑人 說...

> 陳大文

新一代迷失我估係全球現象
因為好多就業機會流左去第三世界,年輕人以前就算讀學不成,尚可以靠其他途徑慢慢上位,宜家好多呢d 路都無左

香港讀書都是為了考試,最成功的人通常是最懂得應付考試機制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