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一, 11月 10, 2008

第一誡

看完,第一界當然要界落張凳度。

(spoiler warning)

有些香港觀眾睇完第一誡覺得正,好可能係因為未睇過10年前 Danzel Washington主演的Fallen。

Fallen講述一個殺人魔被判死刑後,接二連三出現copycat 殺人案件,手法相似,行凶動機不明,而凶手及眾多受害者完全隨機沒有關連。

主角John Hobbes (Danzel Washington飾) 是當年緝拿殺人魔歸案的探員,深入調查發覺案件並不如想像中般簡單:殺人魔被處決後似乎未死,他的意志仍可以透過人傳人的方式控制不同的軀殼犯案,而且Hobbes不幸被看中加以陷害。(很簡單,就是先向A附體拿槍脅持B,主角開槍制止A時再透過B傳去路人C,然後路人C向警方作假口供說主角亂開槍。) 

Hobbes 慘被文火燉冬菇,得悉十多年前原來有另一位探員同樣調查相似的連環凶殺案,探員自殺後案件不了了之。苦無線索下Hobbes 聯絡探員的女兒,原來凶手是同一「人」,正確來說是一位墜天使。

墜天使本身沒有軀殼,卻可以隨意依附人類或動物,不過有些人(如主角)為人正氣,墜天使是無法附身的。如果宿主死去,墜天使就必須在一口氣的時間內尋找另一個宿主,否則就會被永久消滅,此時墜天使可以依附任何人,即使主角也不例外。

於是Hobbes 精心佈局,將墜天使引到一人跡罕至的地方,先將宿主殺死,再服毒自殺。可惜劇終時墜天使找到一隻野貓附體,魔高一丈。

當年DHL 有個廣告用Rolling Stone 一曲Time is on my side 作為jingle,此歌正是墜天使派台歌,每逢殺人都會唱,可能因為千百年不死身,唱起來特別應景吧!

鏡頭一轉,回到第一誡。

飾演藍帽子散仔的余文樂一次例行調查中遇上連環殺人狂魔,身受重傷。殺人魔快將得手之際卻突然發生靈異事件,讓余文樂射殺狂徒保命。

此後,余文樂被調到「雜務組」,表面上投閒置散,實即警方非正式的異靈事件處理小組,所謂第一誡就是「世上是沒有鬼的」,凡接到靈異案件,一律不承認有靈體存在。除非遇上特別凶猛的冤靈附體案,則一律射殺處理。冤靈可以透過接觸隨意附入人體,而離開宿主後,宿主會變成痴痴呆呆,三魂唔見七魄是也。隨著余文樂處理越來越多靈異個案,慢慢發現有幾宗案子存在關連,而且漸漸跟自己有關。

原來之前被余文樂抄牌的殺人狂魔,死後成了小氣鬼,執意向余文樂報仇。 殺人魔生前是毒男,痛恨妖女和港女,欲殺之而後快,於是電影末段三十分鐘就出現大量美少女慘死的場面,隨手拿埋都死十幾件。

結局同樣玩正不能勝邪,可是看Fallen 會感到高明,看第一誡就想界凳。

為何兩套電影差距如此大呢?打個比喻,一個高明的編劇,在故事開始時會告訴你:我手上有十塊正方形的積木,說完用黑布一掩,正當你預計製成品只是一個大正方形之除,黑布再揚開,卻發現砌了個圓球體出來!而且材料全都見過,這就是情理之中,意料之外。

第一誡的編劇,開始同樣有十塊正方形的積木,黑布揚開後,卻多了其他臨時加上去的東西,而且他告訴你,第三、四和五件積木是假的並不存在,第七件被換走變成三角型,砌成一個三尖八角似圓非圓的東西。在黑布下面隨意變換組件,講明白點就是屈機。

另外,第一誡的編劇很習慣低估觀眾智商,為了交待劇情,專寫一些不是人講的對白硬塞進角色之口。故事中的超自然現象倒是人物明知對方清楚來龍去脈,依然向見不到的人(觀眾)作大量解說,而每逢應該有疑問的場合,卻硬生生把問題吞回肚裝作很正常。

香港地阿婆肚痾報紙都可以話周一嶽無能,如果接二連三出現警員(無故)槍殺平民、大量市民橫死等等,十個笨警成都不夠下台。偏偏電影中乜事都無,而且警局明知對手是鬼怪,居然無人求神拜佛、無人問點解,好多普通人會問的問題,編劇都假設你不懂問,索性懶得解答。

Fallen 是一個大致上現實的世界加插一件超自然元素(墮天使),第一誡卻貪務多得,講到鬼魂法力高強無處不在但又要扮現實扮像真。John Hobbes 尚可細心佈局將墜天使殺死,即使失敗了,墜天使勝利的原因早已埋下伏筆,不是臨尾急就章或者弄些假footage 騙觀眾蒙混過關。余文樂的世界因為編劇設定粗支大葉打從開始就完全沒勝算,借用梁家傑的競選標語:「誰想看一場沒有競爭的比賽?」

7 則留言:

凱洛鷹 說...

Fallen 係正野。套戲還有一個玩野之處,就係個傍白。傍白第一句係話自己有個差點就死的經歷,然後開場就是死刑犯和主角握手然後唱住歌,亂步赴刑場……

觀眾最初看到以為傍白係丹素華盛頓憶述往事,亦很易以為結局是邪不能勝正,誰知去到最後一刻,墮天使斷氣前找到隻貓附身,這時個傍白才陰陰濕濕揭曉自己就是那隻墮天使,還開口提醒觀眾話這是一個自己"almost die"的故事,並沒有真的死去。

港產鬼片最大問題是鬼的法力,又可以附人身,又可以令物件凌空飛起,甚至可以扭曲空間,強大又屈機,但最後又要說到他們被主角收拾。

歸根究柢,我們沒有一套很清楚的鬼魂理論可以跟,所以結局要不怪力亂神,就是要訴諸正氣。因為從邏輯上、物理上和心理學上都解釋不到港式鬼怪,而編劇眾亦不打算去解釋。

Raymond 說...

聽完你講fallen, 真係超想去睇o下~

黑人 說...

> 凱洛鷹

沒有鬼怪理論不致命,我看外國的鬼魂都無一套特定的公式理論(吸血鬼或人狼算最齊全)。

郭繾澂批評過港編劇的長處是高效率,缺點是太易滿足自己的橋段,創意錯漏百出,需要較詳盡資料搜集或嚴謹背景設定的故事都應付不來

凱洛鷹 說...

也不是,我覺得只是有沒有心去做一個完整而連貫的設定。其實把鬼的能力弱化,只玩鬼上身,邊個係人邊個係鬼,已經很足夠,不需要成日又飛刀又爆燈……

我記得明珠台今年萬聖節就播了一套鬼片,裡面的鬼,雖然亦有超強戰力,但它其實是和主角兒時的恐懼感實體化,是「怖由心生」,所以主角對付它就要面對兒時的心魔,這一點我覺得比中國傳統鬼怪兩大類,即搵替身和復仇,有深度得多。

而且最重要的是,西洋鬼片的鬼不是萬能的,通常都要依附某些東西如破鏡、人偶之類,或永遠走不出一個地方如鬼屋、酒店房間,可是香港鬼片的鬼卻比神仙還要厲害,既然強大到這樣,除了製造一個更強大的道士或神明來對付它外,就再沒有其他方法。

外國的cult片即使製造出一隻強勁的怪物,如鑽地獸,都會嘗試用一些模糊的理論去解釋,例如史前生物受現代污染等,並為它製造一些合理的弱點。(題外話,我覺得將喪屍和病毒扯上關係是很有創意的想法)但港產鬼片令人氣結的是那些生前明明懦弱到不得了的小角色,化為厲鬼後比超人還厲害。怨念再大總也不會生出另一種人格嘛。

你說的那篇文我應該看過,也記得郭小姐也說過日本人編劇慢,但是他們想出來的橋段和設定甚少會有破綻。

黑人 說...

> 凱洛鷹

劇集 Supernatural 的鬼怪設定比較認真,每一隻鬼怪都有歷史或弱點,而且好多不是隨便作出來,係根據不同民族的傳說略施改動

強弱設定美國佬似乎比較拿手,美國佬的superhero 都不是咁super,唔似港漫果d 骨骼盡碎都仲可以施出必殺技 (碎晒照計連人形都keep唔到喎大佬),呢一點日本仔都做得唔夠美國人咁好,個人認為有合理的強弱框架才好看。

凱洛鷹 說...

Supernatural 我都有睇,另一套偏向搞笑的是reaper(港譯:捉鬼男),但這類型劇我最喜歡當年有一套冷硬派的作品,叫《地獄刑警》(我老是找不到這套的英文名)。

同樣,《地獄刑警》裡的惡鬼大部份都是歷史上有名的人,或者影射一些著名的連環殺手,個個都有獨特能力和對生命的執著(除了主角,主角是廢到沒有能力,只有一柄普通手鎗和一張過期的警員證)。每集看到主角怎樣和這些強過自己十倍的人鬥智鬥力,就覺得很好看。

日本仔的強弱有時可以顛覆,例如超弱的主角可以為了救朋友爆熱血,擊倒比自己強的敵人,但港漫?有時我懷疑個作者都唔記得角色去到邊一個level……

黑人 說...

> 凱洛鷹

未睇過地獄刑警喎,似乎不錯
等我查下英文叫咩名先

早期日漫果d顛覆有時又幾搞笑既,主角為左朋友和理想爆熱血,咁魔皇又可唔可以為左成班跟佢打工的手下和統一世界的理想爆返熱血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