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三, 11月 19, 2008

憤怒設計中年對談錄

某日,通完頂烏sir sir,來電顯示見到一個陌生的號碼。

「喂,我係K,你有無時間出來食個lunch?」

粗粗地計K是新生代設計低調名人之一,難得佢打來約食飯,當然lur飯應,事後更加要將其姓名隱去,讓我等小薯仔曖曖昧昧地沾下光。

年近歲晚冷冷清清淒淒慘慘戚戚,黑人其實比較想問K有無設計界的(單身)美女介紹,過返個溫暖甚至火熱的平安夜,退而求其次,分享下佢早年的界女心經都好,可惜話題依然好正經咁講返香港設計界的東西。

一輪咀,先數Inno Centre 幾咁唔掂、設計界的建制組織私相授授、某設計會社後知後覺又蠢等等,很自然地,數數下就鬧香港政府的創意政策唔掂。例如創作人在倫敦Tate Modern擺到展覽就代表得到殿典級的認可,相反在香港Inno Centre就等於撈唔掂:因為左手邊畫緊graffiti果位人兄實為某土炮學店的not-so-fresh-grad,右手邊係不知名山寨設計公司,一般珍惜羽毛的創作人大多會恥於為伍,本來想推動創意的德政,變成生人勿近的湘西趕屍。

K 指摘當局官員無vision 無膽,正確,但黑人認為香港地的技術官僚其實不是敵人,官僚們純粹機械式地按本子辦事,並非刻意留難。要從千頭萬緒挑一個萬惡之源,太難,太多事互為因果。

眼見K 雅興所致,有少少狂貓上身,當時我反問,如果讓你渣旗話事,你會否做得更好呢?

K呆了一下,我再補充:即使Inno Centre渣旗的人有vision都好,如果來應徵的創作人都是蛋散,最終整個創意中心依然充斥著一班蛋散。一流硬件無軟件配合還是死。

「對啦,香港的教育也是不行,中小學沒有審美培訓...」

下至幼稚園上至大學,人人都希望不要節外生枝,早點把班房內的客戶們送走,下課了還有教務行政以及大大小小的課外活動,老師連睡覺時間都不夠,何來vision呢?

學校充其量只能助你應付考試,其餘真的只好靠自己。

家長壓力、殺校、教材供應商的利害關係等一大淌混水,可以改動的空間其實很小。所以說香港缺乏甚麼美術審美培訓,就有如在ICU對一個心臟衰竭的危殆病人說他應多做眼部運動。

講到自求多福,香港人缺乏創意是家長的問題嗎?黑人和K都不是家長,當然可以講得口響,他日輪到自己有細路,又會否拿拿林報游水舞琴棋書畫跆拳柔道珠心算呢?

有時覺得,作為一個香港人,不能錯。

家長培育小朋友不能錯,偏離主流,入不到理想名校,子女的一生就會錯了。

莘莘學子要把書讀好,高考肥佬就大鑊,很難翻身。

出來社會做事,入錯行,隨時窮一世。

正因為這個mentality,做廣告創意都要穩穩陣陣,跟著別人的腳印走,自己就不會觸雷了。受眾也好不了多少,無人敢做第一個吃蟹的勇士,大家都怕自己的口味「錯了」,所以永遠只有主流沒有分眾。有若干經驗的香港設計人,都學懂選擇「對」的東西來做,創意未受精先閹割。

怕犯錯的思維主導整個政府,所以政府永遠在「審時度勢」,電影發展基金要確保穩賺才批錢 (真的穩賺就不用找你啦)。

談香港創意跟港男港女一樣,早已講到口臭。

現時最需要的不是另一個創作大師或者評論人,反而需要一個懂得建制運作的政治家,一方面明白創作人的處境,另一方面懂得建制的利益運作,為創意工業逐漸爭取應有的發展條件。

設計再精彩,頂籠變成另一篇jet 專訪或者報紙頭條。韓國的藝術和電影能夠高速發展,大部份拜政府政策所致,並不是靠幾個創意大師「做好自己」就成事,日本軟權力雄霸全球,也是多年政府和民企努力的成果。太多香港的創作人對現實發出感性的指控,卻鮮有人能夠將之翻譯為技術官僚能夠明白和執行的政治語言。

能夠研究外國創意政策成功要素,並將之移植到香港市場的人,才能帶來真正的CHANGE。

******

攝於沖繩海洋博公園
有幾多香港小朋友可以咁樣玩水呢?(哎也,做乜濕晒,一陣冷親就知死呀你!)




又,黑人認為常接觸大自然的小朋友,長大後心智比較正常

6 則留言:

米都話唔搞咯 說...

呢篇講既我以前都諗過,而家好似諗通左少少,所以變得冇咁燥。

簡單啲泥講,我接受左創意與生活並行,所以我一邊返工每日對住文件做人,一邊响得閒時畫吓畫...但就唔會想用畫畫泥揾食咁解。

>技術官僚能夠明白和執行的政治語言。

其實唔少官員係明白既(因為我個位間唔中都會同政府打交道),問題係响權力、制度與社會風氣度...

就以你個水公園作例子:呢啲工園設計响我讀書時已睇唔少,所以全部archi人都知呢啲好嘢,但如果在設計建議中提出,會引來各方人仕如下反應:

業主(就算政府係業主一樣會咁問):晒咗咁多錢去起噴水系統,你有冇証據justify真係咁多人鍾意先?仲有,水費邊個俾呀?

則樓內既上司:咦,呢啲嘢以前未做過既喎,你有冇揾過晒証據,以及有足夠設計資料,去保證啲喉唔會灟,啲水唔會噴噴吓塞...如果唔係我地第時會俾人告design fault架...

官員:你點保證到冇人「sin」親呀?仲有,
可能有人會用啲水泥泆衫呢?又或者著住條底衭响度沖涼呢?前排我就响公眾泳池見過喇~

可能大部份市民會覺得個設計幾好,但佢地唔會出聲;反而如果有一個好似你文中所說:「我個仔就係去呢度玩冷親!你要負責!」就一定會去到負責官員到令佢好麻煩。

掉番轉我做個設計者或審批官員,要經過咁多煩事,而做出來唔會有credit,只有投訴,咁仲會唔會做呢?

不過,呢個世界梗有有心人既...咪靜靜雞做囉

你講既水池設計,响東涌港鐡站隔離就有一個

小瓶子 說...

如果以水池做例子, 我觉得除非有完善配套,不会浪费食水, 才值得去做.

香港因为有阿爷照住, 有东江水用, 才不必制水. 虽然水源不是问题, 但我反对浪费.

要玩水, 我们已经有游泳池及海滩, 功能上更胜水池.

至于某些家长话会冷亲D小朋友, 这非常无理, 做家长应该管束自己的小朋友. 如果家长想给小朋友玩, 又怕他冷亲, 应该自行准备一套衣服替换.

地球的资源越来越少, 我觉得未来的社会,环保实用的设计会比美观及花俏的设计更重要.

C.M. 說...

呵呵,黑人哥哥,我諗俾著你個情況背景,你都係生番件親身體驗下,就肯定激發出你無限創意勒。

認真架,米以為我呢個老野講下笑。

黑人 說...

> 米搞

我又咁覺得...日本人搞呢d 野,一樣有面對過類似的問題,可以向有關方面取經,看看佢地點樣解答有關的質疑。

如果同類問題不存在於日本,就需要考察兩地文化差異。例如自由行必定會用噴泉洗底褲洗腳,咁只好基於文化水平差距而放棄,或者作若干改變(例如detect 到你洗底褲就會放高壓電之類)

> 小瓶子

何謂浪費食水?頗值得探討,因為香港地都有不少噴泉設計。

環保實用固然重要,美觀美俏都係應該的,美觀的東西令人心情愉快。傳統的中國人二分思維是華而不實,但很多成功的建築或設計都是既華且實的。

> CM哥哥

有兩個基本難題,第一就係無女,第二係無錢,解決呢兩個問題之後,仲可能要面對男不舉女不育的難關,談何容易 @_@

C.M. 說...

妖~

C.M. 說...

(唔得,都係忍唔住要講兩句)

拿,先搵返件,然後再證實係咪有人不舉/不育,跟住先呻談何容易喇。

(若你依足我建議,我諗你應該會未婚產子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