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三, 5月 13, 2009

危機處理

某日,飯後與見客之間的尷尬位,走去機舖望人打機。

眼前兩幫小伙子在打gundam seed destiny,甲方有兩人落場,乙方只得一人下場,玩單挑。雙方平均年齡約十五至十八歲左右。乙方身旁有三五衣著入時的好友撐場。

甲方技術佔壓倒性優勢,很快就佔了九成九贏面。

可是快將完場時,甲方錯手誤殺乙的AI拍檔,令乙比預期早了很多輸掉,甲見到自己錯手時,也不禁脫口「啊」了一聲。

意外輸局的乙方眾人瞪眼欲言又止,低聲商量該怎樣做。甲方二人只是低頭繼續打機。

看到這裡,黑人被逼回應大自應的呼喚,完事時,已見乙方眾人站立,半月形將甲方圍在中間。

甲方兩位小朋友的呼吸格外內斂,並且更專注地望向螢幕。

乙方見對面毫無表示,派了一個親善大使,向甲方其中一個小朋友釋出善意。

黑人太遠,聽不清楚對話內容,但肢體語言無疑是很親暱的,包括輕拍甲方的頭頂和面頰,以及搭著甲方的膊頭,然後在耳窩約10cm的距離內說話。

甲方那位小朋友充份發揮Y世代multi-tasking的特長,一面凶狠地斬殺敵人,同時苦著臉回應乙方的親善大使,二人促膝長談,良久,乙方滿意離去。

基於人類蒐集資訊的本能作祟,黑人這時走近甲方兩位小朋友附近觀看戰局,可能他們為了搞氣氛,打破沉默,突然提高聲線談話言笑:「嘩哈哈哈!呢一劍斬得好重手啊!」(據黑人觀察殺傷力跟平時無異)

「哇哈哈哈,呢槍打得好準啊!」(準繩跟平日相同)

******

根據黑人多年在機舖打滾的經驗,假如甲方小朋友在錯手時第一時間向乙道歉,上述情節並不會發生,假如乙仍不滿意,笑笑口掏出二元賠局,對方也很難有口實找碴。

這類通識課,不幸尚未納入大中小學課程,而身教又比起讀課本更有效。

記得某次遇上一師奶拖著稚子誤插提款機人龍,後面有人提醒:「唔該,呢度有人排緊隊架喎。」

師奶回望身後人龍,嘴角漏出半句「哎也」,隨即格外專注地操作提款機,急急完事拖著稚子逃離現場。

又其實,身邊有幾多個二十尾三十代的準媽媽朋友,跟那位師奶是一樣呢?

是但 ~

12 則留言:

Yun 說...

OMG! I don't get it!!! (I read it few time loh!!)

Kei 說...

你想講咩呀?

Bungy-Zoe 說...

其實黑人也不怕死嘛= ="
一陣仲要去見客啊…

如果乙方的小朋友們以為黑人是甲方的人…那……

不過,其實挑機挑輸左,例架啦……打機都要交學費架嘛。

C.M. 說...

黑人哥哥,當年小弟遇過以下不同情況:

甲方:小弟(飾演春麗)
乙方:咩人都有

1. 甲方連贏乙方(同一人)五局(甚至更多),有讓round,明顯甲方以技術擊倒乙方,並無取巧或屈機,第五局完結後乙方發脾四推跌高凳,被乙方朋友勸阻,乙方再來一局,甲方與友人打眼色,第三局於艱苦奮鬥下終於落敗。

2. 甲方連贏乙方(不同人)五局(甚至更多),在場約10多人圍觀,突然全場讓路,原來第六局乃由一位年輕女子扮演乙方。甲方再勝兩局許,突然畫面一黑,甲方以為被人親昵問候,原來皇氣來訪,兩咩帽見甲方兩人(友人與以上1.同)品貌端正,著先離去。

3. 甲方(飾演Ken/Ryu)未懂昇龍,仍連敗乙方約三局,奈何甲方自鳴得意,口沒遮攔,乙方不忿,從後雙掌問候甲方,乙方雖有友人攔阻,唯甲方獨一人,不敢久留。

4. (剛辛苦回來,有空再寫)

Orpheus 說...

那小朋友和那師奶都不懂規矩,或者知而不行吧。這年代好像沒有家教這回事了,不論父母有錢的沒錢的,一律把之推給學校,說自己沒時間,學校也冤枉。

塞米一條揚陸轟炸機 說...

我諗係篇文出題唔夠貼切...

講到尾都係面皮夠唔夠厚走去同人講聲唔好意思/認錯/更正......但又的確,學校同屋企都唔會曉得教呢科。

Hana 說...

我面皮最厚,最識認錯、道歉,唔知係咪跟得我多,個女一樣唔怕認錯同道歉。

xiao zhu 說...

我平日見到嘅現象,並唔係面皮夠唔夠厚嘅問題;係都好啲,都証明係識而唔做啫,最慘係我發覺,唔理乜Q世代,原來有好多人係真係唔 "識" 架陰功!原來有好多人係唔知道即使係無心之失,都一樣要道歉。

黑人 說...

> 雲妹子

閱讀撮要:兩個男仔打機唔小心出茅招又唔識say sorry,差d俾對面d人打。

>kei

請見上

>bungy
我差唔多大佢地一倍(年齡 & 體積),唔會無端端被人搞既,有心

> CM

嘩嘩嘩,原來你會入機舖打機架?你曳呀你...

我都試過遇著一些輸唔起既人,對著呢d人就唔係say sorry,係拿拿林搵個位輸鬼左佢止蝕離場啦

最爆的查牌經歷:有次成隊龜入來掃場查老身,男左女右,有個我以為係TB女既人企左去男果邊,而佢條女...亦都企埋同一邊

> Orpheus

甲方果兩個小朋友,似乎真係唔識得道歉,不過佢地俾人拍頭摸頸時,應該係say 左sorry既

而佢地事後刻意誇張的談笑,亦反映佢地係知醜,不過唔知到底係因為say sorry覺得醜,還是被人圍覺得醜lu...

> 塞米

咁查實,對面等左佢五六分鐘,危機不斷升級,果兩位小朋友無把握機會向對方溝通,結果咪要同親善大使傾計囉

> hana

hana姐係投資高手,當然深黯化危為機之道啦!

得閒多d 點撥下小弟啦 ~ (一對一課外授業都唔拘)

> xiao zhu

中晒,我就係覺得果兩個豆丁係唔識講sorry既

應該係家教問題,佢地在家一直唔需要放下自尊,在學校有父母淫威撐腰,應該都差唔多

結果遇上吃虧的場面,都唔識屈就

小瓶子 說...

其实最唔明系:

>>>嘩哈哈哈!呢一劍斬得好重手啊!」(據黑人觀察殺傷力跟平時無異)

「哇哈哈哈,呢槍打得好準啊!」(準繩跟平日相同)

同前面写出来的紧张气氛, 究竟两个细路会唔会被人柄有乜关系?

>>>又其實,身邊有幾多個二十尾三十代的準媽媽朋友,跟那位師奶是一樣呢?

即是你觉得好多二十尾三十代的准妈妈朋友系甘, 定系呢种人系少数呢?

Orpheus 說...

我想,那兩個小朋友後來說話大聲,因為剛才實在怕得厲害,危機過後一鬆弛,常有誇張的表現。

黑人 說...

>小瓶子

Orpheus 講中了
我係唔知到有幾多個準媽媽係咁

因為有d人以為「唔認錯」是剛強的一種,假如這類人做了父母,教出來的下一代自然就不懂道歉或認錯

尤其某些職位認錯要割地賠款的話,更加打死都不認錯,特首辦便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