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二, 6月 22, 2010

斯巴達人年年有,可惜全部在投行

早前王維基有篇「港人不再是斯巴達人」的文章,same old same old,同樣是「一蟹不如一蟹」的變調。

案內人隨筆那邊的轉貼激起不少人的怨氣,只是近年熱血涼了一半,比較抽離,再看這些文字沒有太大感覺(不代表它們錯,只是感覺不強矣),倒是王維基的博客上,有幾帖留言有點啟發。

其中一個回帖的內容大意是:王先生所邀請的文武雙全「尖子」,其實只是極之懂得考試遊戲規則的學生而已,他們習慣迎合HR的喜好:「最重要是過程」,「求學不是求分數」等政治正確主旋律早已倒背如流。

我想再補充的是,這班尖子甚至懂得選擇一些不太俗套的model answer,令人有獨立思考的錯覺。換言之,他們是潛在的優良公務員,擅於摸熟遊戲規則並加以配合。

王維基要招請的「斯巴達人」,其實亦即早年陳冠中所講的"can do"精神,不太在意過程,主要以解決問題作為最終目標。這類人香港不是沒有,只不過他們極少出現在品學兼優的尖子群,因為problem solver 和香港的model answer教育有先天的對立。解決問題強調橫向思考lateral thinking,正是不依法則,挑戰常規的思考方法,這類人通常在香港的教育制度下,成績也不會太突出,大抵是考個七八十分,滿足一個合理要求就可以了。死亡筆記的原班底新作「爆漫」,在第一期亦有描述過這類人是「真正的聰明人」:他們早已看透制度上的不合理,雖不會衝擊教育體系,亦不會浪費青春盲目配合。在今時今日的香港,衝擊建制、有獨立個性是奢侈品,王先生自己當亞視行政總裁,還不是兩星期就被人炒魷?

我猜想王維基的盲點是「又要人淫蕩,又唔準人除褲浪」的矛盾心態。就以他文中的野外定向運傷者為例,假如有一組成員為了達到目標,假扮受傷(甚至真的整傷自己或別人)由飛行服務隊運到山腳又如何呢?又或者,某組員一支穿雲箭,喚出兄弟數十來相見,十人幫忙抬傷者,其餘去毆打其他組的成員,阻其下山,這樣王先生又敢不敢聘請呢?

另一帖回應也頗抵死:「...文武全才的大學生不是沒有,他們全部都在ibank!好好檢討吧!」

抽走箇中的怨氣,亦反映香港產業儘向金融傾斜的事實。有才華的年輕人,大多醉心金融財富轉移的遊戲,斯巴達人再驍勇善戰,都懂得選擇最適合自己發揮的溫泉關為戰場,香港歡貧是甚麼新鮮蘿白皮?

5 則留言:

浪子m: 說...

呢篇好高質素!

黑人 說...

thx!!!!

工揀人,人揀工,問題永遠是雙向的
為何吸引不到真正文武全材的人?是不是他的pool有問題?還是公司前景不吸引?身為老闆鬧完人都要照下鏡

selina 說...

如果做人係just make (套施永青語),咁,可唔可以將呢個態度的範圍擴大,讀書時期係咁,出黎做野都係咁?為乜工作係人生的主要殿堂/戰場?

ibanker.. 有時睇見隔離幢大廈行出黎的型男索女,只覺..有點虛浮乏味,尤其睇見同屆的隔離系同學,在我這個年紀,原來已登上乜乜行聯席董事、在雜誌中曝光評股,只覺哈哈哈,原來那回事就係這樣。就當我們呢幢大廈行出黎既寧舍薯D,(專職)炒lee炒路,唔係我杯茶,草根/文字或者更貼近我生活。

小瓶子 說...

请嗰伙计番来, 最紧要系符合老细嗰标准.

老细中意你乖乖仔, 薯D唔好懒醒, 米薯D咯. 老细中意斯巴達人, 米要做到自己系斯巴達人咯. 呢班后生嗰问题唔系出响自己是否斯巴達人, 而系睇唔通老细想要一个点样既人.

黑人 說...

> selina

人各有志啦。可能佢地望過來,覺得我地呢d蟻民太可悲都未定。

其實虛浮乏味係無貴賤的,見過某位執行董事的屋企,書架上的小說字書非常有料到,之但係就覺得佢係悶棍一條,人夾人的問題掛?

> 小瓶

通常情況係:HR想平平地請乖仔波斯卒,老細想請斯巴達人。最後請左個埃及人返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