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日, 6月 27, 2010

道德觀

跟一位美女同學仔談起近日書展封殺靚模一事,同學仔當幼兒教師,正義感強,極支持封殺一事,小弟不同意,本不欲多談,見其盛意難卻,開口講幾句。

「我認為隔開靚模區,遠一點自成一角就可以了。要學壞,也不差在看那一丁半點靚模寫真集。」

她很熱血地答:「但寫真集令書展格調變差呀!」

「書展格調一向都低,年年都人山人海,賣書如斬雞殺鴨,想靜心多讀兩行的機會都沒有。香港的書展只是純粹鎖定若干減價目標,配合腎上腺素一鼓作氣掃貨,掃完回家 end of story。真正有閱讀氣氛和文化交流的書展,在北京上海台灣,總之不在香港,反正香港是賣書的wet market,賣些咸書甜書分別真的不大。」

「再講,小鬼們總會接觸到色情資訊,封得幾多?健康的小孩通常都有接觸過不良資訊,只是他們同樣有正確價值觀分辨對錯而已。沒有抗體的小朋友,還是留在無菌病房較好。」

看著她很沒趣的樣子,想起splinter cell 主角殺人後的對白almost feel bad about it, almost.

***************************

癌上腦,第一個反應是反感,轉眼已經沒甚麼感覺,再想多幾想,民主黨感謝長毛都來不及。

一句癌上腦,將所有的火力都轉向長毛和社民連身上,到底政改方案長遠有甚麼弊處,民主黨的談判如何低手,完全不用再提,總之都是長毛的錯。

其次,這句說話,把司徒華推上道德高地,日後有張好牌可以打,就是「原諒長毛」,對方不接牌,自己都得分。

長毛是否這麼好心故意將自己推上火炕幫民主黨解圍?我不同意。有聽社民連電台節目的話,早會明白他們上下一心普遍都蔑視司徒華,這句上腦之言,是freudian slip 說溜咀,其他較年輕的節目主持和黨員,更毒的說話都講得出口。

長毛失言,實屬小事一舂。其居心如何,我亦不欲多理,政客本身就是一邊扶婆婆過馬路,另一邊搶小妹妹波板糖的行業,只要在某個情況中取得最大利益,已合符政治道德。剛看過紀錄片Food Inc,原來美國內部亦有不遜於中國的黑心糧食問題,只是各大企業的lobbyist銀彈和實力都太雄厚,知情者難動其分毫。

站在政治道德來看,糧食巨企的lobbyists確立千秋萬代的法律護罩,已合符其利益集團的道德立場,但他們故意賠上美國及全世界平民百姓的飲食安全,人格上實屬非常之仆街。兩件事,可以分得很開。換轉一個性變態、口不擇言又拜撒旦的政客,假如成功為國民爭取更安全的糧食法案,他是好人還是壞人?

5 則留言:

過內人 說...

佢話人係一樣嘢喇,我初步感覺係佢哋嘅玩法去得太快,過咗底線,啲人開始唔認同。

同一件事,三年後先做,慢慢等個社會適應、習慣,可能又無咁大問題。

再玩多幾次激嘢,好容易就玩死咗,又要再度過另一件新嘢。

黑人 說...

> 過內人

我覺得郁人佢地未掌握到幾時收掣
香港的抗爭文化較台灣淺,民風亦相對保守
唯一的「長處」就係香港人有金魚的記憶力,轉過頭就唔記得左,就算講得超錯,潛水三兩個月又一條好漢

匿名 說...

「癌上腦」係駱駝上的最後一條稻草遮,好多不滿積累下來的一個爆破點。而支火柴總要係佢自己遞上的。(我相信原本長毛只不過想點煙遮)

^.*

小瓶子 說...

我觉得政府真系傻仔左, 靓模单野做野同唔做野, 都一定会被人骂, 甘当然系唔做野啦.

香港任何热潮都好快过, 上年兴靓模下年再反炒多次就差不多水尾啦. 忍埋今年下年都唔会再有人有兴趣睇. 就今年来讲, 有乜特别出位出名既新进靓模我就真系未听过. 何必整D野出来帮班靓模宣传吖?

阿甲 說...

小瓶:

佢唔怕得罪支持靚模既人,卻要討好反對靚模既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