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日, 4月 03, 2011

Punch Party HK5




雖然是老網民,參加這類活動還是第一次。所謂punch party,某程度上是個誤解,一來跟打拳沒有甚麼關係,也談不上有甚麼party的成份。

PunchParty實際上是大會挑選一個主題,邀請若干嘉賓演講。最大特色是台下倒數7分鐘,夠鐘全場拍掌送客,講者再精彩都要走人。這次的主題是「不一樣的生活」。

講者通常都是不見經傳的名人,例如PPHK5的講者有莊曉陽、Adaline Lau、Phoebe Ng、Eva Lung、龐一鳴以及仁人家園。

無個識?正常。

莊曉陽是周遊列國的馬拉松運動員,網誌內容非常豐富精彩。可惜他是第一位上場,熱身和準備都不足,總之7分鐘既無法好好地介紹馬拉松,也未能講述自己經歷的重點,結尾很奇怪地focus在「馬拉松可以隨處小便」,然後就被掌聲歡送離場。

Adaline Lau主題是「素食救地球」,坦白講我對素食者有點先天反感,跟耶教徒一樣,素食者有很強的道德優越感(健康上也是),通常都是社交聚會中的moral pricks(哦唔緊要,你地叫肉都ok架,我只係覺得食肉對身體唔好兼破壞地球嗟,而且對d動物都好殘忍,不過我真係唔mind你地食肉架...),我當然認識一些很好的素食朋友是通例之外,正如世上也有好些耶教徒是謙遜開明,邏輯清楚的,只可惜都不是常態。Adaline挑了救地球這麼大的主題,當然也講到不甚麼就下台。

Phoebe Ng主題是阿根延探戈,我對跳舞興趣一般,但是有演藝經驗的人,確實較擅長project自己,而且Phoebe不貪心,只講很簡單細微的東西,例如講述某次盲字唔識,無人無物隻身走去南美,就是為了跳舞,反而令人印象深刻。這是印象較佳的主題之一。

Eva Lung是手作人協會的代表,也是限時內完全cover所有內容的講者,可惜她忘了考慮聽眾的吸收能力,所以到了發問時間,台下彌漫著一輪awkward silence,大家你眼望我眼,有些好心人隨便問些不著邊際的東西就送她下台。

假如演者有甚麼大忌要迴避,仁人家園示範了千萬不是夾硬扮好笑懶有趣,主題是「仁人家園,世上最難頂的NGO presentation」,你老味,平實些少講解會死既?甚麼「沿途沒有美麗的風景、沒有空調、又要擔擔抬抬...拿你地話難唔難頂先?」

整個活動最精彩的地方,大概是最後一位嘉賓龐一鳴的演說,龐一鳴發起了一年內儘量不幫襯地產財團的行動,當然用電仍然免不了,但其餘生活過得非常簡樸。無論是否同意他的論點,龐的演說都非常精彩,亮點是拿著結他以幾句Beatles的Imagine作為開場和結尾,而且非常符合他的講題。

關於反對「地產霸權」,我本身並不太同意,正如才子E所講,到底地產霸權的定義是甚麼?例如地產商買入七千元的地,在商言商,將之標成一萬元賣出去,是正常不過的行為。而高地價是政府主要的收入來源,香港稅基窄且稅率低,對比下,香港大多數政府部門的效率和質素比歐美贏至少十幾條街,維持這些的正正就是靠高價賣地。換言之,香港表面上低稅,其實無論收入高低,由於高地價政策,全港市民變相都在繳付著比西方頂尖城市還要高得多的稅款。

好了,就讓你打倒「地產霸權」吧,那麼怎樣支持政府經費呢?學北美搞sales tax好不好?唐英年提過半句,已被人媽叉到飛起,增加入息稅,那是想也不能想,節流也被人鬧麻木不仁、涼薄縮骨etc,所以這是進退維谷的局面。

無疑,地產霸權是個易上口的soundbite,有一定的事實基礎,不易打倒(太易打倒社運就不持久了),最重要是很含糊,很多東西都可以算到「地產霸權」的帳入面,長玩長有。

可是,這不代表要求打倒地產霸權的人的議題無效,事實上,龐一鳴道出很多不合理的現象,比方說為何我們的公共空間這麼少?(在公共空間可以做的活動更少)為何政府只向商家財團效忠,而不須向市民負責?為何全城早舉環保旗幟,但真正踩單車代步支持環保的人,卻被保安刻意留難,拒諸大小商場屋苑之外?為何營役終身,就是為了三兩百尺的磚頭?

又回到PPHK5,我想礙於場地和香港文化所限,party元素實在太少,大家能social的場合有限,討論也只流於蜻蜓點水,希望日後能更上層樓,期待下年PPHK會遇上更有趣的講者和話題!

6 則留言:

美姬™ 說...

我也是第一次去PPHK,本以為是真的"Party",結果極其量只能叫做講座...其實我真是不明白PUNCH PARTY這個名字與現在座談會型式的PPHK有什麼關連...感覺,就好像我看SUCKER PUNCH的時候,老是在想那幾個少女與SUCKER PUNCH這個名字有什麼關連一樣...... *不解*

Lisa 說...

以往PPHK 影片http://hk.myblog.yahoo.com/iam-lisagallery/index?l=f&id=23

可惜呢次去唔到 !

黑人 說...

> 企鵝姬

我當年第一次見,還以為是有fruit punch飲的

> Lisa

謝謝分享!下年再去囉!

hystericireul - 鄧景 說...

這個活動是自行報名的嗎?

可能我比較遲鈍,不太留意這些活動。但我總覺得這些標榜Blogger的活動,往往宣傳都不太足夠,最後淪為個別圈子的聯誼活動,就號稱如何如何盛大似的。

或許這是用Xanga的原罪,一用Xanga就等如潮童、低B仔、無深度吧。

黑人 說...

> hystericireul
是自行報名的

宣傳確是不夠,我是有幸在twitter follow了若干搞手才知有這件事

事實上也不是小圈子,有幾百人,大家都無乜交流,唯有被逼見到熟面口的就傾幾句

又不必扯去xanga原罪,這年頭寫blog已很了不起,大多數人只活躍在twitter/微博和fb

B@ttlest@rs 說...

低稅不代表就要只靠高地價維持生計。只是我們政府不發展其他方面以增加收入而已:例如高科技也可以很高增值。高地價另一問題,就是“塘水滾塘魚”。為什麼政府不想想辦法,發展外銷,把外國的錢找回來呢?

另一問題是,高地價也不是最核心的concern。如果市民能負擔得起,那多高的地價也不是問題。問題是,高地價是以香港市民的環境一天比一天差換來的。市民沒有選擇,基本生存的住、行、日常生活如上網,日用品等,質素越來越差的產品跟服務;錢呢?只會越俾越多,換來的只是越來越縮水、越來越貨不對版的發水樓:這是欺騙。為什麼誇大抽油煙機功能的人要坐牢,發展發水樓的不用呢?這就是“地產霸權”。難道因為“香港只能低稅“,為了支持政府經費,只好如此?

提高稅率跟擴闊稅基當然同樣不會受到歡迎。但問題根本不在這裡,而是在提高跟擴闊之後,怎樣令市民能維持收入,或有更好環境發展。香港的市民,有這樣的環境嗎?

另外,香港政府的確在效率上比歐美更好。質素呢?那就不敢苟同。香港高官們一直以來的眼光,管理跟decision making都維持在低水準, 眾所皆知。真的能跟歐美相提並論?

最後想說,“維持這些的正正就是靠高價賣地”這個論點非常奇怪:為了香港政府比歐美”高效率“,只好靠高價賣地,而且香港政府已經表現不錯了。真的嗎?其實把香港政府跟歐美相比,實在不合理。要看的不是比較,而是看看香港政府有沒有“應有的效率”。說一架汽車開得比走路的快,沒什麼意思。要探究的,應該是:一架汽車能開80km/h,那為什麼一直以來都只開得到20km/h,只比走路的10km/h快那麼的一點點?這樣的政府,再多的收入,又有什麼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