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六, 7月 25, 2009

39唔識7的生日派對

幸好同行朋友是識途老馬,否則on 99 準時到達,肯定會悶到痴左線。

我記得從某鬼佬專欄見過十件難堪事,其中之一就是入到去一個party but don't know a single soul。

我的情況比較好一點,邀請我的朋友我是略為認識的,但她是搞手之一要四圍應酬,總不成整晚纏著人家吧!

我不清楚正常的party 大家是否都三九唔識七。眼見幾個同樣上了賊船的溫吞男生,拿著酒杯像藤葫一樣寄生在牆邊。心想付了錢,大家都不認識也不大可能再碰頭,不如隨便搭訕抽水,在適當時候打個哈哈,講些廢話「嘩哈哈哈哈喂咁黑你地都影到相咩?」

見到有個鬼仔穿上女人內衣再加件mankini,笑說 " Yo, that is Kazakhstan's national swimming suit!" 幸好對方都有看「波叔出城」,哈哈大笑答 "High Five!"

在場好幾位鬼仔母語都不是英文,識見、英語水平和收入可能跟牆邊一眾藤葫男相若,可是大家見佢係白人先天就有幾分敬畏,於是幾個女仔在池中心乾跳,被一個東歐白鬼攬晒。

這類老蘭式party真的不是小弟杯中茶,理由有十萬個,總之蘿白青菜各有所愛,小弟覺得駕駛紅渣古跟高達搏鬥比較愉快,或者跑一兩小時都可以。

話雖如此,當晚還是拿到一些business contact。日後想 R 生意,可能又真的需要多些出去蒲,為工作逼自己嬉戲,認真矛盾。

4 則留言:

小瓶子 說...

有无甘崇洋吖?定系人地鬼佬大方D, 主动请女仔跳舞, 牆邊一眾藤葫男D根净系藤响墙到,死都唔肯跳舞吖?

匿名 說...

我都好認同...呢類西方社交方式,我地真係唔係好慣。大家玩的見的都唔同,要三唔識七每個group埋去吹水吹一輪真係好難

我都知d鬼佬好興係呢d場合R生意,不過有時我都諗,你去浦使左錢,跟住又賺返,其實計返條數又未必真係好值。當然,如果你本身好enjoy呢類party又另計啦

撇除係咪白人優勢,以鬼佬價值觀來講,呢d clubbing本身好似就要求男人要好識搞氣氛?

黑人 說...

> 小瓶子

係d 藤壺男唔敢痴埋去搭訕囉
其實班女仔在個池乾跳,佢地都好慘

> 匿名

以前我知道有些做設計的朋友,又真係會成日蒲呢d party,又真係可以R到唔少生意,不過佢本身都鍾意落場,所以事半功倍

DOUBLECHIN™ 說...

話說, 個party入面d人大部份都唔識大家! 好多我都係第一次見! thats y i asked u to bring ur own frenz n invite other bloggers! :P

thanks for com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