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一, 1月 18, 2010

見客(下)

CM和哥德的留言中,我大概理出些許深層次頭緒。首先,我的立場沒有大變,我仍然是反對669億但不一定反高鐵的人。

推銷高鐵,我想起小時候,讀過航海家哥倫布的故事。

哥倫布尋找新大陸時,面對的困境跟奧巴馬和曾特首十分相近:他們只有一個願景和大方向,前面會發生甚麼事,他們沒有頭緒,計劃是否成功也不知道,但他們必須爭取群眾支持。

哥倫布當年向船員表示,在新大陸有數之不盡的珠寶黃金,而他已測量到新大陸的位置。

日復日飄流,船員焦躁不安,大家都不知何時見到新大陸,甚至新大陸是否存在亦成疑。哥倫布為撫眾人情緒,刻意編寫兩本航海日誌,一本寫得極為樂觀。另一本才是真實的航海紀錄。

他故意讓船員偷看樂觀版的日誌,將寫實版藏起,最後幸運地發現新大陸,皆大歡喜。

**************

為何劇本一旦換成香港和曾蔭權,事情就完全走樣呢?以下是小弟由中立變成反高鐵的心路歷程。

翻看謝冠東的網誌,早在2009年6月已有反高鐵保菜園村的文章,其時我隻字不讀,甚至在CCTVB上見到菜園村民有數百萬的賠償,覺得保育人士得些好意須回手,還要抗爭實在太過份了。

大約在十一月底,長毛在立會質疑政府高鐵人流數字的短片,他笑說你們高官做假都花點誠意,母須全部用好意頭數字,我開始覺得高鐵有問題。

未幾開始零星見到反政府的博客如林忌、童工等逐漸刊出反高鐵的議題。同時,政府將保育人士label為「八十後」,話題由高鐵騎劫到世代階級鬥爭,積存在腦底的「貧富懸殊」「官商勾結」一口氣重浮水面,本來一個技術議題,變成政治議題。加上「鏗鏘集」剖釋政府的track record及民間另類方案,開始覺得政府有錯。因為我心目中「鏗鏘集」仍殘留有些許公信力。

政府在這個階段其實仍未大失民心,可惜錯選土共統戰策略,繼續抨擊「八十後」,全力開動宣傳機器:公信第一開始精神分裂,今天說高鐵刻不容緩,明天說政府應從長計議。相比官方喉舌的激烈喧嘩,抗爭人士選擇沉默五區苦行,反差實在太大。此刻政府放棄了僅有扳回誠信的機會,策士喉舌皆為妖,禍來福去因自招。

記得HR面試有種手段:兩個面試官,一個扮演黑臉神,另一個中立。黑臉神專門刁難面試者,假如面試者的回答得體,中立那位面試官會開始幫忙講好話,假如面試者太defensive,中立者會變成黑臉神,圍攻面試者。而我,就是原本中立的面試官。

**************

Steven Covey 講過,信用就像一個銀行,每次你信守承諾,就等於在銀行增加存款。相反,每次食言就會從戶口透支存款。信用存款高的人,縱使偶爾犯錯,仍會得到大眾體諒。信用破產的人,無論做甚麼事,總會受到各界質疑。曾蔭權,就是威信和誠信都破產的人。

因為曾政府誠信破產,社會提出的質疑自然大得不合理。哥德指出民間好些問題根本無答案,我明白。例如我設計海報時,也無法向客戶保證,這張海報出街後,就會有200個消費者幫襯,我只能夠說這個設計大方向符合市場需求,對生意有幫助。假如我和客戶的信任基礎已降至負數,無論我找多少數據証明也徒然。

政府誠信銀行破產,可以來個債務重組。重組的方法,叫腳痛。

23 則留言:

黑人 說...

嘩,好Q長,假如你睇得完
多謝你支持

米都話唔搞咯 說...

唔係丫,你呢排寫啲嘢真係好好喎...
不過我想話...

匿名 說...

如果曾生又腳痛,太沒新意了。
要不耶穌入夢,指引新方向(所以離開)?

-小星

小瓶子 說...

你都唔好话, 我好多中惨既朋友(包括记者), 都话支持高铁起响西九架, 而且觉得垃圾会门前既示威太激动, 唔理性.

我响 facebook 留低话撑高铁示威既留言, 简直得罪唔少人.

有人甘心比钱大地产商驶, 种觉得 good idea, 你都吹佢唔涨.

小瓶子 說...

有人甚至觉得响垃圾会门前示威人士竟然想冲入垃圾会, 同淋漒水无分别.

匿名 說...

>但他們必須爭取群眾支持。

其實幾個月前係cm嗰度我哋已經討論過西九總站的高鐵問題(我哋哩啲老餅已經冇曬熱血,冇曬激情臨考前挑燈夜讀了...)

我啲中上產朋友好多都係撑西九高鐵!同埋小部分如你我咁反對669億/西九總站但不一定反高鐵的人。但哩次有線直播的冇剪輯圍立法會事件,好明顯令絕大多數中立的人推咗去對面。

我見好多熱心民運的網友話咁都叫激?外國嗰啲先叫激,香港67暴動時流血死人先叫激,但佢哋唔記得咗哩度係一向平和的香港,唔記得咗依加唔同67嗰時了,依家全香港有成百幾萬大小業主,大部分人都只係想安居樂業遮。

又:我哋好似對雙重標準默認咗。差人同聯興行個店長都係打份工遮,點解店長就值得同情?差人就抵鬧呢?全港有2萬多個差人,連埋佢哋的家人、朋友大大話話有數十萬之眾,你估佢哋的民意經過此事又會如何取向?

又又:669億係錢,1萬都係錢呀(立會延長會議時間、差人OT...)

(我冇心神同人筆戰,知我係邊個嘅自然會知)

Kenka 說...

我支持得你住既黑人。

香港人的血液中缺少的是韓國人的愛國心與熱血,太怕暴力本身,而不知道有時暴力是不可避免的。樓上匿名,我不怪你。

Kenka 說...

小瓶子:我可能比你好一點,在面書我提出一米高鐵都不應興建,是有教師支持我的。

hkeric 說...

睇得高登潮文多,都要睇到一大半先知係講呢樣野.

小弟覺得,好多人先有觀點,再找支持理據,例如某某話一日有十幾萬人搭車,證明高鐵會有客運量保證.另一方面就話一日得9k直通車,所以高鐵客運量係高估.係咁簡單?

Orpheus 說...

李少光「深信這些行為是全港愛好和平的市民都不認同的。」

曾蔭權就醒喇,唔講野,等d傻佬傻婆多口犯眾憎。

黑人 說...

>米搞

想講乜 ~_~

> 小星
不如話佢腎虧,企多過10分鐘就會失禁算啦

> 小瓶

你果班薪高糧準的朋友,真係無理由同情高鐵示威者既,因為佢地眼中的香港仍然充滿機會

> 匿名

大多數警察都是打份工,所以當日示威者沒有留難差人,我覺得真係好難得

少數例外是某些差人被言語所激,對無郁手的示威者射胡椒噴霧

> kenka

講真,我係極不願下次政改會變成暴力衝突,因為示威者一旦被定性為「反亂份子」,傳媒、警方和軍方的遊戲規則會改晒

> hkeric

我有諗過應否將前面的故事剷左佢,咁就易讀好多

> Orpheus

問題係佢可以龜得幾耐?遲早都要還的。

小瓶子 說...

我唔系主张流血.

E 家报道系话D 示威者好激, 讲到话会暴动, 再配合埋镜头影住最前面嗰几嗰示威者, 真系凝造左0甘既效果.

但系大家睇番数据, 即是 fact, 有无人真系流血? 有无人重伤? 有无人死? 事实系无吖嘛.

当时D 人想冲入垃圾会, 系想令议会休会, 制止投票, 唔系入去杀人吖嘛.

泛民唔够票, 讲到口水干一投票就输,讲道理有乜用先得架?

Kenka 說...

黑人,放心,一定會。這個世界有種邏輯叫中國邏輯:強姦完你之後再控告你賣淫。看著來吧,一定會發生。

故事我是跳過的,因為我都估到故事發展。不過可能有些支持高鐵的會因此轉變角度吧?我希望有用,不過經驗告訴我不太行。

小瓶子,香港人迷信理性可見一斑,包括搞社運那一班。

匿名 說...

>当时D 人想冲入垃圾会, 系想令议会休会, 制止投票,

當時已經投完票,泛民嗰啲尊貴議員都走咗啦!

>樓上匿名,我不怪你。

thx,你知我為人又點怪得我落喎!hehe...

Orpheus 說...

政府成日叫人理性,唔好使用暴力。不過咁喎,理性同暴力無矛盾架喎。理性分析得出既結論可以係使用暴力。

B.Y. 說...

"政府成日叫人理性,唔好使用暴力。不過咁喎,理性同暴力無矛盾架喎。理性分析得出既結論可以係使用暴力。"

呢句話未免太危險吧?如果將這句話放在六四屠城,武力攻台......

黑人 說...

> BY

警方驅散群眾都是基於同一邏輯吧
世上沒有危險的刀
只有把刀用得很危險的人

Orpheus 說...

Re:BY

危唔危險,就要睇理性分析係基礎,即係你要維護乜野價值。

魔術師 說...

黑人:

我的價值觀不變,但立場可以轉變。本着「自己對自己決定負責」的基本觀念,再假設「香港的將來是屬於年輕人的」和「社運人士的行為是為了建立一個理想的香港」的假設,我無條件贊成政府採納年輕人的建議。

唔係鬥氣,而係真嘅。將來的事無人知道,是發展好還是保育好還是從詳計議好,就聽年輕人的決定。

我們一貫的看法未必是對的,所以就相信年輕人吧,我相信他們為了自己的將來,一定會做最好的決定。

B.Y. 說...

Re:黑人
不同的是警察至少有守則可言,但示威者卻無任何約束力,只靠大家的自律。一旦大家認為訴諸暴力是合理的話,人人對暴力的解釋又不同,只怕到時可能會有激進的搞得一發不可收拾。
希望唔好搞到有意外傷亡先反省啦

黑人 說...

>魔術師

魔術師你對其他人的要求咁高,只怕又會再失望。優質的年輕人意見不易出現於主流傳媒,而政府將「八十後」當成敵人,日後只會有更多醜化年輕人的報導。其次就係,現實中的確有相當大部份的年輕人係一舊飯,呢個過幾日都想講下。

> BY

兩睇啦,香港警察開始唔多跟守則做野了,搞陳巧文父母是一例,示威當日,對無郁手的示威者射胡椒噴霧又是一例,李少光解釋示威者言語挑釁警方,所以射佢,就更加不是守則內的指引

其實帶頭示威果班人都清楚,假如被政府定性為暴力團體,基本上係即刻收檔
所以示威當日有不知名人士撩交打,四圍的人都勸同伴不要「應戰」

就算激烈到丟汽油彈,我又覺得呢d暴力行為暫不會在香港扎根,警察拉一兩鑊就收皮。因為需要好深的憤怒仇恨先至可以不斷培育新的暴徒,例如南韓、巴勒斯坦等,呢d需要政府及警方長期配合,唔係話有就有

篤篤篤撐 說...

e+既問題核心不再是高鐵, 而是兩代對立。

下一次, 示威者唔升級, 警方在壓力下都會升級。(左派恨左好耐)

當大規模升級之後會點 ? 讀過歷史書都知二二八事件係點黎

B.Y. 說...

黑人:
雖然唔知陳巧文係真的好有理想還是搏出位.但警方搞陳巧文,確實是非常離譜,這是近乎公安式的恐嚇了!

另一方面,自從看到"我們已準備流血" 這個橫額後,已難肯定他們會否越趨激進.我睇到有d熱血blogger,已講到非用暴力不可的程度(或者只係得把口?).

至於無記點解多影激烈場面,少影和平集會.我睇BBC都係咁0個播,觀眾都鐘意睇EYE-CATCH的畫面掛?未必全因為保皇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