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四, 3月 04, 2010

給日文同學仔

同學仔們

大家還好嗎?

我仍然和朋友W在拼命理解意向形的意向是甚麼。

坦白講,上年讀第一節的時候,的確有少少想溝個女miss,不過盲的都知道靚女miss不太可能單身又長期靠一兩日的兼職渡日。當時的心態是撩下佢,再以求偶的性衝動轉化成溫習動力,早就已經賺左,而且政府資助八成學費,怎能不偷笑。

後來換了電車男阿sir,的確有點不爽,你們覺得阿sir教得太差,沒有每堂默生字每堂出工作紙,於是決定集體退學,連政府的持續發毛基金都不要了。

當初你們不滿電車男老師,要皈依美女miss的課,我和W是答應的(儘管我們認為讀書主要靠自己,電車男老師是勝任有餘的),然而人數不足開不成班,最晚答應轉班的我們成為罪人,我想你們應該責怪不願跟你們轉堂的同學罷?我們只是在你開出的deadline前回覆yes而已。

事隔已經一年了,不知大家是否仍在學習日文?

沒有學堂逼迫下,不少人應該都放棄了吧?你們將自己的不努力(或者是公事太忙),推諉在老師身上,我想講,大家都二三十歲人了,早就不應再用小學老師罰默書那套吧?

我認為一個好的老師,除了基本講解之外,應該指引學生如何找到更多resource學習,默書背生字的機械性工作,留待自己在家時慢慢做罷。假如你們當中有人讀過大學,大概會明白教授的作用不是督促閣下溫習,教授作用是提出質疑和解答疑難,把你指去一個合適的方向探索學問,至少在我四年的大學生涯中,得著最多的學科都是如此運作。

在社會大學營營役役,慢慢會以為沒有再進修的需要(及時間),其實進修除了為份工之外,也讓自己有些目標可以追求。

沒有目標的人生,跟活死人沒兩樣,有些人下意識知道要追求些甚麼,但他們將追求的目標推諉別人身上:例如要求伴侶不斷要提供新鮮感,要求更多的物質,要求老闆和公司對他們更好之類...通常最後都失望。

我傾向要求自己做得更好,比起追求一部新iphone的滿足感來得持久,自己可以掌握的東西也較多,至少我的喜怒不會被AAPL所擺佈。

其實學不學日文也沒關係,希望你們早日找到值得追求的東西,失敗問責時,請先望鏡內的自己,而不是窗外的人。


祝 安好

日文同學仔 多木 上

6 則留言:

Derek 說...

ha,我而家讀緊科fixed income,個professor唔出assignment我都好不滿啵。真係一條exercise都冇,本textbook d 題目又廢,我借埋朋友係中大嗰d 功課唻做,但又同佢教嗰d野唔多似,真係想做下題目清concept都唔得,激鬼死。

B.Y. 說...

很喜歡最後的一句!!

匿名 說...

怪不得你溝你家陣條女,夠樣柄又無人吼

長跑人 說...

雖然以往是習慣了人家比功課然後回家做,突然無左功課好像渾身不自在,但書始終是自己讀架。而且唸唸下,出來做工作,老闆比個工作我很多時也要自己"醒爬執生",不能下下等指示下來才工作。

黑人 說...

>derek

可能你的prof都係打份工
咁就要靠自己執生! 以前遇唔少呢d學棍

> BY

thx! From Good to Great 入面講的,我只是借來用用

> 匿名

無計,木門對木門
你揀另一半時,切記小心佢把口

> 長跑人

咦!新竇喎。

C.M. 說...

火鶴:

如見字,再約攻打四方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