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五, 4月 16, 2010

穿橋

睇完爆漫,激發起些少編劇靈感,例如...

假如有一日,有人發明一種治療同性戀的藥物,好似打針咁方便,世界會如何呢?如此一來,「同性戀是天生不可改」一說便站不住腳,性取向變成一個moral choice而不是一個physical condition,有「疫苗」後仍然是同志的,就代表他/她的道德低下...

發明藥物的科學家大概會被人追殺,但似乎世上沒有嚴密的同志秘密組織?(笑)
倒會有個別激進份子意圖行刺科學家就是。

跟才子E再吹水,才子的見解更深入:人類的腦袋思維模式其實相當「唯物」。

換言之,腦袋的狀態會大大影響一個人的思維判斷,他舉了一例,話說人類花心,原來是腦袋出現某種蛋白質的結果。科學實驗中,本來對配偶習性忠貞的老鼠,注入另一品種老鼠腦袋內的花心蛋白質後,亦開始沾花惹草雜交了。

再推遠些少,人性的美德和惡念,理論上可以透過人工手段去培育或消除。

人人都忠信孝悌禮義廉,不是很好嗎?我直覺第一個反應是大大的不妥。首先,會出現納粹式的優生主義:某個階級的人,才可以擁有某些性格特質,或者某個階級以下的人,無法擁有某種性格。才子E再補充:操控人類性格,跟基督教義的「自由意志」觝觸,所以西方社會一直不允許將這類實驗應用在人體上。

我想,科技的巨輪始終要「向前走」,世上終會有些不受基督教義或人文主義束縛的大國,會極歡迎這種科技研究,然後極速推出和諧性格的疫苗,全民強制接種,此後無論遇上甚麼事情,國民都會抱著輕鬆心情微笑面對。

要將之寫成故事不難,只可惜幾十年前小說Brave New World已經講過,自問沒法超越前人水平。

**********

又,脫離了肉體,不受腦袋影響的意志,又會如何呢?

缺乏腦袋推動的緣故,可能無法思考新的事情,只能重覆執行離開軀體前最後一個思維動作,這或許可以解釋,為何某些亡靈幾十年都在重覆某一段場面。

3 則留言:

Kenka 說...

肉體是拘束具也是裝甲板,腦袋也是。沒有腦袋的意志是極靈敏,同時變得極難穩定。有些亡靈重覆某場面,不如說是他自己不想離開。

黑人 說...

我想沒有了腦袋的化學物,我們很難再有甚麼新的情緒或思維,只能回憶過往的感覺

當然靈體這回事,通常都有執念的成份吧

說...

係咪每個鍾意畫畫既人都會咁鍾意爆漫既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