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五, 6月 22, 2007

失眠

see more in here and here


訓唔著,寫d濕星野自我催眠。

早兩日破天荒去游水,兩年多無踏足泳池。以前唔去游水,因為怕show豬腩肉,其次唔想濕水後令稀疏的頭髮變得有如纏在頭上的海藻。現在剷了skinhead,後者已不成問題,但對於show 豬腩肉,仍然有少少唔自在。

望望自己那個「不見天」,白雪雪,完全man唔起。

行出泳池,果然臥虎藏龍。首先在兒童池見到個大肥佬,行雲流水的打側手翻,由池頭翻到池尾,令我想起《功夫》那位水上飄。

再望多眼,兒童池內有一班肌肉發達的男人在做伸展動作,跟旁邊的大象滑梯和海豺滑水池完全不協調,試幻想一《鋼煉》的岩士唐在歡樂天地兒童波波池舉啞鈴,情景大概就是那樣。

成人池已拉線並且佔滿泳客,唯有去中童池。

甫落水,身邊一位黑黑實實、約六十來歲的阿伯朝黑人上下打量,雖然沒說話,眼神鑿有一句:「家下年輕人咁鬼奶油既?」

黑人望一望佢完全沒有贅肉,只有精肉的鋼軀,心諗:「阿伯,你又真係串得起。」雖然水深1.4米 (黑人身高1.8米),為了藏拙,連忙整個人縮入水裡。

又因為兩年多冇游過水,上一次催谷過度弄傷腰患,今次游得比較保守,八個直池埋單。

游一次,運動量又真係比練跑大得多。全身好多不知名的部位即刻痛到飛起,但係過隔左一日,練跑時的持久力真係有進步,仲搞到宜家訓唔到添。


希望遲下會有多d 太陽啦。行雷閃電去游水,雖然水鬥水都仲ok,但搞到變閃電俠就唔多好。

2 則留言:

凱恩 說...

可唔可以理解為多左人做gym, 而家出街周圍都係兄貴?

TK 說...

呢排仲多左人睇股票

周街都係兄貴股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