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六, 3月 08, 2008

spec work

流年又準多一鑊 (抑或我不斷將身邊發生的事對號入座?),工作上碰到幾黑仔的情況,俾客剷完之後仲要愁點收科,黑人不相信個天有心害自己,流年不利只是將一向潛在的chronic problems 一次過爆出來。

搏左咁耐得個吉,突然有種生命中不能承受的頹,加上個市仲有排跌,連望住金魚缸果劑精神鴉片都冇埋。

自己的問題自己煩,先講其他。

*********

早排招職登左一篇香港設計師協會的報導,指HKDA終於企出來,向free pitching 發表強硬 (但無約束力的)聲明,反對客戶要求設計師在無$的情況下「試稿」。

可能體諒到大部份設計行家良於行拙於辭,HKDA寫左一個template letter供各會員使用,日後有客戶要求免費試稿時,就揚出此信齊齊say no。

相信不用發明時光機,大家都可以預測到此舉的結果。

黑人覺得,要設計師和客戶一致向免費試稿say no,效果就等於叫愛國同胞一起抵制日貨,volume可以無限大,但畫面依然係一片雪花。試稿,跟日貨或國貨一樣,你一日唔用都極難,同埋只有極少數的人能夠完全抵制都依然過到日子。

黑人在撰文之前略為做過資料搜集,首先北美多個設計相關的組織都曾發表聲明反對試稿,第二,無一個組織能夠提供有約束力或實質的解決方案。

免費試稿無疑是飲鳩止渴,可是總會有人做。HKDA 不應繼續站在情緒層面呼籲人抵制這個那個,那才是雙輸的做法。他們既然自稱設計師,就應發揮其problem solving 精神,想想為甚麼這麼多年還有人在做free pitching? 誰人不用做又生存得到?為甚麼?誰又一定要繼續玩?客戶方面又怎樣想?多數客戶的marketing 都希望以最低的成本獲得最優良的創意服務,無論HKDA 說試稿的質素是怎樣的差,我相信絕大多數的marketing officer 都不會同意,尤其是名氣大的品牌,大把人願意唔收錢或平一平地做,搏一個credential。

HKDA欠缺一些冷靜的人,花時間搜集資料正本清源地解決問題。如果能夠將free pitching 導致的損失用一個更實在的方法present出來,響應的人會更多。例如根據AC Nelson 的統計報告,free pitching 導致香港經濟每年損失x億元,若果有條咁實在的數,叫社會各界關注都易d。

另外也應該分析不同市場的人對免費試稿的incentives 和barrier,例如300 蚊一個job的design,就肯定吸引不到專業行家參與試稿,30萬的retainer contract,卻已經足夠吸引不少設計公司爭崩頭 (何況是千幾萬包埋media package 的大型廣告campaign)。每 一瓣都有不同級數的創意行家,為著不同的理由參與free pitching,又豈可以簡單一封信、一個感性號召,就擺得平?

HKDA還未仔細分析每一個水域,就忙不迭丟下僅有的深水炸彈,命中率可想而知。

黑人也不敢怪他們,過往HKDA除了展覽和頒獎還搞過甚麼?現在踏出第一步遲來的baby step,也不應太苛求了。

4 則留言:

說...

這份聲明, 就算不能實際功能不大,

但是卻是一這正確負責的姿態

讚+1

黑人 說...

> 林

表態總比暖眛好。

米都話唔搞咯 說...

黑人:

建築師學會會規內也有「不能低於某個價格的設計費」的規定,但前幾年經濟低迷時誰會遵守?連我地啲咁limited competition既行頭都敵唔過香港最重視的commercialism,我相信做設計,都幾無得簡。

黑人 說...

> 米搞

經你咁講,我更加覺得 HKDA 果班人上次可能都係出來吠一聲就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