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六, 10月 18, 2008

向非洲土著sell波鞋(2)

無靈感,寫野發洩下。

上文提要,向中國土著sell 德育,並非不可能,尤其近日跌市復毒奶,正是撒泡尿看清楚自己的好時機,假如尿道還沒有結石的話。

最初團體的搞手們有著很不切實際的理念:希望透過推行對中國人的道德培訓,賺取營運資金。

黑人心想,這就等於去食人族面前,叫他們掏腰包買一本「如何放棄食人手冊」,食人族族長答:「我們食人幾百年,為甚麼要付錢學習不吃人啊?先生你好像很美味耶!」

就算族中有些人明白食人長遠行不通,他們也必須吃,甚至要教自己的孩子食人,否則會被驅趕出族吃掉。即使神明下凡金光閃閃叫他們不要吃人,很可能會被全族圍插到周身矛再被煮來吃,因為一下子推翻全族人的信念,反作用力大得可怕。

無論推銷甚麼東西,講形而上的概念是必敗的。例如大談穿鞋是文明的表現,鞋是每人個性的伸延等等,落在非洲部落,完全行不通。

最有效的切入點是從個人利益開始,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正好說明這種層次遞升的道理。

套在非洲sell鞋的例子:在土著面前摔破一個玻璃瓶,然後大家齊齊踩上去。看?穿了鞋就不會受傷,如果土著們還不服,這時再指指著草原不遠處:你們看,四周都是玻璃碎呢。(玻璃碎由拍檔事先預備)

在中國推行德育培訓,極難,但非完全不可能,尚有些阻力較小的切入點,首先中國人對外來理念的接收能力較弱 (萬事都有五千年文化可循,你算老幾?),但對於吸收新技術則抱有相對務實的態度,所以「個人美德培育」行不通,「城市人心理保健法」則有較大機會。

另外,人類(不限於中國人)對宏觀概念掌握較弱,例如「推行企業責任學說」沒太大說服力,「教導孩子每天晚上負責洗碗」則較容易,一來那是個人層面的東西,二來洗碗是一件實在常見的事情。

即使有著力點,對於一個13億的食人族來說,要成功推行所謂道德教育,還有著以光年計的距離,即使在不生吃人的西方社會,要普及和實踐道德教育,還有著無數分歧和技術困難。黑人不知道那群熱心的團體搞手可以做到甚麼,坦白講自己的能力只可以提供簡單的設計服務,偏偏整個problem solving的重點,卻又不是靠設計可以解決得了。

8 則留言:

高妹 說...

向土著sell 鞋似乎没有在中國推行德育培訓來得困難! 著鞋起碼可以有可見的好處, 從德卻要人放下自己利益去成就其他人.....現時掌舵那些人, 3字頭4字頭,經過文革那十多二十年的扭曲教育, 人格分裂....要改變也許要經過幾代人的努力....就如一些廣州人他們說, 現在閙得拂拂揚揚, 那些人稍稍收手, 過一陣, 還不是又把那些東西又加進食物中....

黑人 說...

> 高妹

某些技術層面的訓練總會有效
例如Steven Covey 的全方位time management,新一代的年輕人或海歸派就會很受落,因為對事業有實用

推己及人就無乜可能,除非推掉的是責任。

*****
所以高妹身在內地,還得小心飲食呀 ~

凱洛鷹 說...

向非洲人賣鞋,首先要生產一些「替代品」:只有鞋面而沒有鞋底的鞋,又告訴他們世界文明都是有著鞋的,之後再贊助他們的族長穿薄底鞋,然後逐步逐步將他們的鞋底加厚……

至於五千年食人文化,暫時只能教食人族食人前要洗手,食人時要煮熟和用刀叉、公筷,因為這樣會顯得文明一些,以及減少肚痛的機會,但要他們戒掉吃人的習慣,很難。

在中國搞德育,你可以想成如何在中國以德育當成詐騙咁去搞,將良心當成包裝,搞一個類似良心品質的ISO,由扮晒不貪污的外人來評核,再慢慢弄假成真。

不過,其實在中國搞德育但同時又收人錢,這個行為本身就很不道德。我認為,提出這個想法的人,根本就是發錢寒,只是同時他又不想弄污自己雙手,所以才扮天使來黑吃黑。

黑人 說...

> 凱洛鷹

你講的,我都有諗過
問題係想推動德育培訓那班搞手...佢地一定要循正途去做的,可以作少量取巧,但必須「誠實」

可以辦事的空間其實很小

高妹 說...

除了身在內地要小飲食, 其實有在食用中國製造的食物的也要非常小心....也許今天食用任何國家的食物都未必能入到安全網

C.M. 說...

黑人哥哥:

睇落... 你好似(或者你老頂?)想搞中國土著德育培訓播...

黑人 說...

> 高妹
又俾你講中,宜家雞蛋出事,遲下唔知會係咩呢?仲有日本都大鑊喎....

> cm

係我個客...我都好矛盾,可以唔出聲淨係做design 收左佢d錢,又或者話俾佢知無運行,然後一蚊都賺唔到,暫時選擇左後者

C.M. 說...

三聚氰胺唔係直接加入食物,而係做左雞既飼料。所以都係果句:要整頓“飼料添加劑”製造廠,以及加強農業知識。

雖然後者未必有錢賺,但肯定可以帶來更多word of mouth。支持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