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一, 7月 09, 2007

日式pitching

通了兩晚頂,為了趕一個pitch (回報合理的話,我不反對pitching的。)

開會過程順利,自問做出來的mockup 水準尚可,照計成數都頗大。不過事情發展總會有變數,聽得太多sob story 死於親戚裙帶關係,明明條橋和design都比對方好九條街,就是輸在對家是老闆的皇親國戚,未出戰先勝出。

總之做最好準備,最壞打算,其餘一切隨天。

同事說整個mockup 極具日本風,若果個客buy 呢味就perfect,否則都幾麻煩。

一向對日本的typography 及插畫極具興趣。奈何只學得其形,未具其髓。日本是精於工藝的民族,例如像港式茶餐廳牛雜煲這類粗糙菜式,日本人總是有辦法將它擺得很精美。

日文筆劃少,似graphics 多過似文字。平假名傳統味濃,片假名則適合潮流事物,遇上較有深度的題材,更可以選用漢字。中文就沒有這麼細微的區分。雖然不太喜歡簡體字對中國傳統文化的破壞,但站在設計層面來看,簡體字也相當graphical,有一定優勢。可是簡體字的在文化層面的associations 還是負面居多,需要時間沖淡。

瀏覽器使用的字款,亦以日文字的製作最佳,繁體次之,簡體在美感和可讀性上最低劣。

中國人著重意境和大體,細節很粗疏,日本人相反。所以有時日本人的作品比較小家子氣,亦難以拍出氣勢磅礡的電影場面,但絕大多數的設計及工藝作品都是日本人天下。看日本人的portal site 更加可以體會這一點,相比起國內的資訊網站 (如簡體版的tom.com),那是一大堆pixel 雜訊,不是給人類閱讀的。套用國內的說法,是「資訊這個大方向抓得牢,美感這東西嘛,湊著看點兒罷。」

14 則留言:

Chris 說...

中國人著重意境和大體,對。我諗番起讀書時嘅一份功課,內容是要把兩種不同文化的事物作比較。當時我隨意選了15世紀的西洋畫和中國水墨作對比。(當然我不是專家,只是很表面地將兩者淺作比較)

我談道,西方重科學理性,作畫亦如是,由吾知幾時開始,從色彩、光暗、到透視、西方人都想把眼見的事物忠實地呈現。

水墨卻相反,重氣氛,意境,氣勢,每筆都係情感嘅表現(誇咗少少),觸動著觀者嘅情緖及思想。



時至現代,西方已經吸收咗呢種抽象嘅美學,重發揮得好精彩! 可惜我們大衆卻已忘卻呢種美,反而學著西方以前的「要把每一吋帆布都填滿」。

依家,若果你隊份作品俾個客,你同佢講想俾多d想像空間看者,所以將作品嘅三份二地方留白,佢只會話你懶。


另,我有時都吾明白,成日覺得香港d野好迫爆,以公共空間為例,總係細細窄窄,由視覺到物理都係覺得太滿太累。我覺得咁樣吾好,覺得呢個係問題。
但掉轉頭諗,嘗試其他角度去睇。我幻想我係阿van仔私機強哥,住咗卅年公屋,見到有日香港嘅空間寬敞咗好多,點知佢話冇咗人同人果種近距離,冇咗熱鬧,空間太大令佢覺得好疏離同uncomfortable。原來,佢並吾鐘意闊落。作為設計師,真係吾知講咩好。

究竟,其實我呢d讀過設計嘅,係咪一相情願地將另一種美學推銷俾人?而主流嘅港人其實根本無要求過話要你話嘅「靚」。

又抑或,我係設計師,美係我嘅專業範圍,應由我話俾你聽咩叫做好、咩係吾好。


離題太遠,莫見怪喇。

郭嘉 說...

你好。請不要低估中國文字形體的潛藏美感。正體字造型(不是在字體上)設計上的巧妙、可玩性以及多變性,是超越我們這一代只重視感覺而忽略內容質感的人所能想像。

正如「騏」這個字,本身就有許多種玩法。(即使從設計的層面來看)

郭嘉 說...

更正:
(不是在字體上)
應是"字款"而不是"字體"

TK 說...

> Chris

剛畢業時,我也是同你一樣想法,覺得香港d 野逼到爆。white space 才是皇道

不過後來見到日本的雜誌,同樣也是逼爆
但爆得來舒服好睇 (逼果種舒服啦...)
可以看看日本講車或時裝的雜誌,逼爆是一種賣點來的,太多white space 反而不夠親民

小弟常常催眠自己:身處東南亞,口味可能要重一點。其他地方,清淡一點也沒問題


**********

> 郭嘉

歡迎!
十分同意你的講法。小弟畢業時都有拿自己個騏字來玩
當年唔理d 鬼佬唔識中文,畢業展的卡片寫上「青驪之馬,文如綦也。」(騏字的正解)

唔知點解,睇到日本fonts 同中文fonts,硬係覺得日文順眼d

不過,又有做過blindfold test,若單睇漢字,中文日文的差別又不是咁大。所以小弟才將日文fonts 較順眼的緣由歸於日文字少筆劃

cheryl 說...

雖然我係行外人,不過都插吓咀,hehe

其實有段時間都好迷日本嘢、學漫畫、寫中文寫到hiragana咁款。亦因為咁自學咗簡體字,因為簡體字可以較有hiragana嘅神髓!!!!!!!!

迷完2、3年,先覺得自己唔係呢一路。番番去學西洋畫,先學番咩叫「唯美」,不過我好有中國人美德,就係粗枝大葉。

而家我都有時上下日本人d blog/page,真係好精細囉,但又可以好簡單。有時d嘢係個present手法問題,實際上我認為大家都俾一般簡體字嘅印象限制咗發展空間(其實漢字咪又係超多簡體)。又正如老外sterotype咗中文字係一定有果個毛筆字樣咁...

唔知你有冇去呢個呢? 好迫吓o架,不過同tom.com/haoting完全唔同feel囉!(其實仲有一個問題,中文字大細、尤其繁體,係uncomprehendable。相反日文,點都易睇d... that's why佢哋可以細d,亦都因此有較整齊嘅感覺。)

唔知你有冇上deviantart呢?我覺得好多老外做嘅都可以好迫爆但又靚。好似有d AI vector做嘅wallpaper,細到我睇都冇心機睇!其實留白唔係一定physically留d白位嘅,影相咁,crop走咗果d都可以係另一種留白;色彩上嘅運用,亦都係留白嘅一種... 好同意你亞洲人係特別鍾意「熱鬧」,玩Bauhaus係冇乜人接受到。我d客都係咁啦,麻q煩。所以靚嘢(自己認為),只會出現係sample上... =) (你又睇過未?)

郭嘉 說...

跟你玩玩:子嬰殺趙高,其鹿不再指為馬,地上駿馬遂還原作天上神獸(騏與麒相通):






長-頸-鹿。

郭嘉 說...

歇後語:等客buy等到頸長。

TK 說...

> Chryl

嘩!Techno!開正我果籠!謝謝!
有幾首聽落都幾pro

過一兩日回返條氣再post 一些case study 上來。近一兩日太忙了

也謝謝你的見解,雖然不是行家,都頗深入呢!

Chris 講果個pt 都中架,住得擠逼,食得的式,多少影響審美眼光

另,deviant art 果條link我上不到


**********************

> 郭嘉

你果個我未聽過

以前翻死鬼阿爺的書箱,見到一本講對聯妙文的,宜家唔知擺左去邊,只記得其中一二:

冬南西北 春夏秋冬

冬夜燈前,夏侯氏讀春秋傳;
東門樓上,南京人唱北西廂

用來玩graphics也可以幾好玩,但東門是怎樣、北西廂是甚麼,全然沒有概念...嘿嘿

再一則,真係玩正體字拆字的,古代沒有graphic designer,不然都幾有趣

一夕靈光透太虛
化身人去復何如
愁來不用心頭火
練得凡心一點無

答案是鬧9人的,haha!

郭嘉 說...

日落香殘,掃去凡心一點;爐寒火盡,須把意馬牢拴。

可惜你我的字謎詩都只能罵某類人;還好,藝術、設計及廣告界都常見以這類專業形貌、自抬身價的麒麟楦。為他們祝壽時正好大派用場。

TK 說...

小弟同樣日落香殘,凡心一點不存
沒有刻意經營,乃天意遺傳再加後天多煩惱

不過易於打理,也就算了,嘿嘿嘿~

Chris 說...

喂,我一d睇吾明.....

TK 說...

> Chris

唔響呢度開估喇
你是但抄一句去google 查下啦
嘿嘿 !

Chris 說...

hahaha!!

cheryl 說...

欠了 htt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