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日, 5月 11, 2008

廁所裡的肯尼基

前晚看去Kenny G 國際掠水之旅音樂會。黑人在中古時代已離棄這種雲尼那味的爵士樂。Kenny G(及其他相近的樂手如Dave Koz)就像古代的意粉屋,是十幾二十年前新晉中產用來快速建立品味的捷徑:乜你聽張學友郭富城?哈哈,你聽過Kenny G未?未?算啦,我對香港音樂已經徹底失望喇。

黑人至今仍然認為,佢最好火氣就係82-89 幾年的作品,最初接觸係1989年的作品Kenny G live,當時讀初中,家父走去音響發燒友舖頭買的(大概是老闆sell佢買來試機吧?),始終家父鍾情古典音樂多d (可能因為管弦樂較響可以試到多d層次),於是當時的Kenny G live, Nat King Cole 以及一隻contem jazz 雜錦就成為黑人第一批音樂收藏,當時還未懂live咩意思,仲以為佢生完癌病死唔去,出返隻新碟沖沖喜。

再後來自己有d 零用錢,放學走去信和逛,古時候唱片舖又真係乜貨都會翻,所以當時買到幾隻肯尼基最早期的作品如同名大碟Kenny G, G force, Gravity (古人覺得連續食字好型)以及佢的成名大碟 Duotones。

對比佢live 以及studio 版本,嘩!原來首歌可以撚到完全唔同左樣都得,當時真係俾十個勁俾佢。幾年後的Breathless呢,可以算係顛峰之作,火氣稍減活力仍在,Forever in love 幾乎係黑人唯一知道的instrumental MTV派台歌,至於佢首Jasmine flower 就擺明針對中國市場,乳豬醬點麥樂雞,就連黑人祖母一聽都覺得親切。

當年,一班好無品味的電視製作人將一個北宋文官的故事翻炒成二萬幾集重播又重播,直至所有人都作嘔為止。無幾耐,同一班人開始留意到Kenny G的音樂,又再一次將之重覆又重覆濫用到任何現代電視劇或節目jingle 之中,黑人知道係時候跳船喇。

偏偏越放棄就越popular,幾乎開著電視機的地方都可以隱約聽到佢的音樂,甚至去商場廁所解手,播緊的都係going home,幾乎令人going mad。

再後來,見到佢跟劉德華留住你一吻、翻奏titanic、開始出現kenny G collection、Miracles: The Holiday Album,借用某奇幻英雄一句話:you are past redemption!

今次音樂會黑人十分先入為主地覺得肯尼哥哥太刻意要討好亞洲觀眾:每一首歌都有中英文歌名對照,附上少量英漢辭典式的注解 (eg. Havana: 夏灣拿,一個充滿浪漫風情的小城市),對黑人來說不單是個turn off,而且有點受到正向歧視的感覺。

「十分高興能夠再一次來到香港這個美妙的城市 (有幾美妙?),很美味的點心(不是吧?),很多購物(你平日好少行連鎖店?),很好的天氣 (同意,對左半年魚肚白,難得有太陽咯...)」

然後,肯尼基用廣東話,逐一介紹樂團其他成員:「gong kum(其實係keyboard)...die yom git tar...搞gig... 搞gag?...(聽眾:敲擊!)...yeah, percussion, you guys got it.」

表演的一部份固然唔少得佢耍家絕技circular breathing,hold 住一個note 6,7 分鐘,佢亦都創左健力士紀錄hold 到差唔多九個字,其實就係一路吹一路換氣,第一次當雜技睇就好正,放入音樂會的context 其實好悶。

跟下當佢炫耀自己見到Sing Lone Dai Gor,而dai gor 又吩咐佢一晚內學會一首自己的作品然後向大家演奏,黑人聽到就更加反感,腦海中閃到醉酒大鬧李宗盛演唱會、支持23條、包二奶叫雞仲有得代表香港之類的負面回憶。

唔少港產流行曲有種公式melody,又悶又無誠意,尤其係為左配合成龍歌喉度身訂造的k房歌,見到台上班鬼佬好enjoy地表演,突然覺得佢地降grade變左一隊扒房band。

及後,成龍又真係突然現身送花,肯尼哥哥當然又驚又喜,立刻又將成龍首歌奏多一次,就好似奴才見到主子,急不及待來個三跪九叩。

講返句公道說話,當kenny G 演奏返佢Live 年代的作品時,水準仲keep得住。不過除此以外就無突破喇,就連bass solo 都走唔出89年live 的版本,真慘。

肯尼哥哥近年轉營南美音樂 / Bossa Nova 水準麻麻,始終佢份人不慍不火,缺乏演繹此類作品應有的激情,而且市面上有正牌的 Buena Vista Social Club或者小野麗沙,不用幫襯麥當奴版本。

臨到尾聲,香港觀眾例牌頓地encore,肯尼哥哥亦從善如流,一分鐘唔到就標返出黎繼續,第一首song bird 係幾感動的,不過黑人懷疑個keyboard 急尿,彈得勁快想早d 收工,第二首直頭係鬼佬所講的show stopper: my heart will go on,唔係黑人偏見,當時真係無人鼓掌,呢首歌一出,大家面有難色,等佢奏完收工算了。

肯尼哥哥,希望你早日賺夠退休算啦。

5 則留言:

米都話唔搞咯 說...

呢個係好多創作人避唔開既公式──有火,出到好嘢,漸漸為小眾欣賞,之後為左更為大眾接受,不斷改少少,改少少泥遷就大眾口味...最初好似幾成功,但漸漸,最初聽開果啲人就覺得呢個人既創作已經變質,冇晒火,慢僈離去...而品味較低既大眾過左一排亦唔再留意佢...咁呢個創作人就收得皮喇....

黑人 說...

黑人另一個偶像:麥當娜就變幾多次都咁成功囉

由蕩女變淑女,再由淑女變熟女,50高齡變返潮女都仲得,每一次都係re-invent herself

Kenny G 果d所謂變,只係襯底的音樂有少少不同吧,吹奏的風格還是一樣

Carole 說...

佢我一向mama
好mama
中學d同學仔聽 我都xx手

Yun 說...

十年前有聽過下佢。It was easy listening 囉﹐smooth jazz丫嘛。後來當然放棄了這類jazz啦。不過當年倒有一件事令我加快了放棄佢。有友人跟我說﹐她男友有玩 saxphone 的﹐而且有一班朋友一起玩。但他們都很憎亞Kenny 囉﹐覺得佢簡直係垃圾﹗那時對我都有點影響架。嘻嘻。但講開啦﹐我都係唔多中意pop music。如果一個藝術家開始迎合大眾的口味﹐那﹐我唔會欣賞囉。藝術家嘛﹐應該做自己想做的。咁之型丫嘛。但又可能會做乞丐囉。就係咁囉。

黑人 說...

>carole

所以咪話雲尼那味的爵士樂囉,聽少少就夠了。

> 雲妹子

藝術家如果太刻意迎合大眾口味,好快就會out架喇,大眾口味變得咁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