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六, 4月 18, 2009

原則與權宜

民間電台跣9陳一諤,好玩,但非常unethical,日後將更難走上地面,因為咪後有難言之隱的,並不單是左派。

節目最尾一段中大學生會會長非常值得聽,雖然他的言論曾經是老生常談兼common sense,現在有人能夠有條理地講出來已難能可貴。至少陳一諤不懂在任港大學生會會長並沒有「個人身份」這個option,假如奧巴馬以「個人身份」發言說看不好美市,市場會發生甚麼事?電台上,兩位會長的談吐一比,高下立見。

從量子處看到關於六四的文章,不敢苟同。我認為歷史最大的作用是了解事件脈絡,助人找到未來的發展方向,以免重韜覆轍。例如前文所講的村上隆,就是清楚理解歐美及日本藝術史脈絡,找到自己發展定位並獲得空前成功。其他後來者沒有村上隆的歷史文化意識,只淪為二三流模仿貓,就算手法再新穎、技法再純熟,也無法受到注目。

無論動機為何,假如無法透過歷史借古知今,已屬其次。刻意含混篡改歷史的,最下等。

國內人喜歡「權宜行事」,甚至認為原則只是固步自封抱舊守缺etc。以此推論,所有歷史觀都只屬「相對」正確,沒有高下之分。但根據上述原則,卻確實有高下之分。

香港先後是英國和中國的殖民地,歷史觀模糊膚淺是必然的,可是無論環境如何轉變,大多數香港人都有一些基本的做人原則,例如香港人不會為了錢,在奶粉加料賣出去毒自己的下一代,內地人會。

原則(principles)是甚麼?Steven Covey講得很清楚,規則(rules)是地圖,原則就是指南針,地圖可能會隨著時間而變得outdate,原則卻永遠成立,1009年的北方,跟2009年的北方相同。1979年的香港地圖,卻明顯不適用於2009年的香港。

政府的原則是甚麼?「國泰民安」是也。向手無寸鐵的和平示威者實彈射擊,套用這個原則審量,絕對說不過去,無論是誰用各種layers of complexity 去將事情模糊化,最終衡量對錯的指南針,就只有這四個字。

有說「穩定壓倒一切」,屠城後穩定了不好嗎?因為沒有主語(subject),事情就含糊了,是誰的穩定?

官商貪腐、貧富懸殊、司法不行。就算把上街的人都殺了,抗議的人都封口,這不是穩定,只是延期償還而已。為甚麼六四會有這麼多人上街?令民眾上街的遠近因,現在是否仍存在中國社會之內?

中國要生存,無疑需要和諧穩定,但中國想要強大,就必須能夠面對自己的歷史。

11 則留言:

匿名 說...

有說「穩定壓倒一切」,屠城後穩定了不好嗎? <--這句令我想起近日和一名來自內地的同事談及六四。

她說:「因為北京的運動,全國高校和大學的學生響應,容易『亂』所以政府要採取行動。」

她又說:「沒有覺得學生對與錯,因為所得的資訊是 - 當時的學生被利用了。」

--小星

C.M. 說...

黑人:

>>政府的原則是甚麼?「國泰民安」是也。

小弟擔心,越是以此為原則,反而可以令某些事情模糊。

若改用「民貴君輕」,如何?

黑人 說...

> 小星

內地人有好多奇怪的詭辯,再摻入民族自尊心,經常將歪理當成真理

你又點回應佢?

> cm

民貴君輕就更好。
量子的文章明顯有種內地人的優越民族情緒,其實香港人不是用「自己一套」強逼大陸接受,好多野係國際普世價值,想正常搵食就要照做

例如:做生意不用行賄、在相對公平公正的環境工作謀生、發表政見不會被清算、基層保障、司法獨立等等

大陸人現時才是玩死自己

匿名 說...

我問:「為什麼不可以亂? 亂就是不好嗎? 看中國歷史遠至以往改朝換代,近至孫中山革命,你會說亂就是不對嗎?」

我問:「除了屠殺學生,還有甚麼可完結運動呢? 反貪腐﹑聽人民聲音等等的訴求,為什麼政府不能接受學生的這些訴求?」

--小星

米都話唔搞咯 說...

黑人:

>例如:做生意不用行賄

事實是,做生意,如果真的只是以量來計,在世界上的總計,貪污的生意(如包括各種手法)恐怕是比不貪污的多...貪污其實在世界是常態,是香港比較廉潔而已(更是由我們這一代,即有了ICAC以後,才開始的)這是我在澳門浸過一段時間後的體會。

所以有些香港人以為是常態的事,其實不是。

>「國泰民安」

就如你所說,是誰的國泰民安?我近年的(暫時性)解讀為,香港人多視每個個人的「安」為主,國內則多以「國家」這個概念體為先。

要知,這兩個概念有很多時會有衝突。

而且,亦要知你認為的「好」,的確有時與國內人所認為的「好」不一樣...你試過要應付國內客人的設計要求吧?你認為「娘」的他們卻認為是好,於是你認為是他不識貨...但倒過來,用了他喜歡的那個設計,國內卻好賣,因為國內市埸受...那你還認為你堅持你認為是「正」的設計還是一件「對」的事情嗎?(請注意,這是個問題,並非諷刺)

**************************

其實同意你整篇文,亦一定對六四平反支持,而且亦希望中國可以變得民主、各人生活安好...但近排亦在思考,應如何處世。

六四這樣大是大非,當然容易分,但其他的世事呢?

你也可以答一答我這個問題嗎?

我想幫助構建一個正直善良的世界,但如果要構建成這個世界,過程中就一定要做出一些違背「正直善良」這個原則的事,那麼,我還應該做嗎?

黑人 說...

> 小星

亂當然不好啦,沒有共產黨就沒有新中國

除了屠殺學生,還可以屠殺學生的家人囉!

唉!


> 米搞

貪污在發展中國家可能是常態吧,在英美歐日法澳我想不是

美國企業有利益輸送,但一般市民生活層面相對不受影響

貪污沒有可能禁絕,但可以維持在一個可接受地步,否則沒可能營商

內地以「國」行先,是政治和管治需要吧!偏偏以「國」先行,才衍生更多管治問題,因為萬大事最終都可以用「國家」壓下去不用處理,問題依然潛伏

你的問題反而容易答,因為我很少用正義善良去想事情,我會看利害

我追求的是相對穩定、公平以及能持久發展的社會 (對,我在懷緬英殖政府)

我想從政者無可避免要對某些人邪惡,問題是你今日的決定,一年後、五年後,十年後大局有甚麼影響,利益和害處相權,誰重?

鎮壓只令問題延遲爆發,當年真正解決辦法是先讓一部份人富起來,令社會有局部流動性,才是釜底抽薪

不過,後遺症就係現在為錢乜都做得出,貪腐假大空

假如我站在領導人的位置就會選擇較小的惡。但作為一個人則不能用這個mindset,也沒有當權者的包袱:射殺平民就是錯,貪污是錯,應該發聲,不能一味啞忍

另,我不是死忠支持民主自由人士,近日溫總認真說「動漫救中國」,想建立軟權力產業跟日本爭短長,可惜死症是沒有言論自由,題材被限死,審查又千奇百怪,必定不夠爭

米搞兄問得呢個問題,點解唔去睇watchman ? 遲d出DVD記得買來睇

米都話唔搞咯 說...

>假如我站在領導人的位置就會選擇較小的惡。但作為一個人則不能用這個mindset,也沒有當權者的包袱

這句好,能解我部分心中疑問,謝。

米都話唔搞咯 說...

>貪污在發展中國家可能是常態吧,在英美歐日法澳我想不是

要知我說的是包括所有形式的貪污,即「關係」,那麼,相信日本可以從你的list內拿走

跟著,就是我說的重心:
究竟所謂普世價值指的「普世」是以量計的嗎?如果是,你估「英美歐法澳」加起來多人,還是「中印俄+東歐+中東」多人?

John 說...

米:
Don't confused 「關係」 with 所有形式的貪污. They are not equal, not even close. 貪污 is a very well defined term, if you not sure what it means, look it up.

Without a clear foundation of basic concept, it dose not go anywhere.

米都話唔搞咯 說...

j:

同意,謝指正。

高妹 說...

以我响廣州住左幾個月, 同一些國內學生(80後)傾起, 他們都知6.4是一件咩事,對屠城不無激動,但係亦普遍認同如果政府唔係大力鎮壓,政局動盪,國家發展便難以定下,影响最大的反而是人數衆多的百姓...其實人民都放下了, 只是執政那班放不下
你咪話毒奶粉香港人做唔出,只係三聚氰氨發明得遲,又無咩香港人產奶姐, 十幾年前已經有香港商人在保嬰丹,枇杷露這些嬰孩常用保健品中加抗生素, 幫小朋友們慢性自殺,早前美國仍驗出某香港知名品牌保嬰丹含抗生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