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一, 4月 07, 2008

打書釘換上棺材釘

無聲無息地,商台少數知識型節目:打書釘,終於釘蓋了。

發現左一排都唔記得提起。

黑人由梁文道年代開始接觸打書釘,當時晚晚漏夜趕插畫,唯有開收音機嘈下自己無咁寂寞。
不知何故,第一次聽已覺得梁文道係個光頭佬 (光頭有聲聽架咩?),個jingle 係道長扮李小龍(or 拳四郎)的:「口胡...打打打打打打...打書釘!」

聽完個jingle,至少會令人覺得佢地講科索沃或者塞爾維亞問題,唔會死咕咕。

梁文道年代最好,劉細良做搭檔,一個活潑一個穩重。後來梁文道被逼身心俱疲黯然引退,劉細良缺乏活潑感,不斷搵甚麼教授、文化人助陣,水平夠晒高,可惜一個比一個悶,舉個老作的例子:

劉:「呀x教授,你對變種人都研究左好多年喎,咁你對呢本書有咩感想呢?」

x:「好有水準...真係好認真。」(講完了)

劉:「(諗緊辦法tum佢講多兩句) 你覺得佢水準高在甚麼地方?」

x:「佢花十年結集研究資料,鉅細無遺,同類型既論著中,好難得。」(再一次講完了)

當時黑人不期然會role play 劉細良,猜想佢在直播室的心情。

後來劉細良成熟至可以獨當一面,又被當奴挖走左。

接下來湛國揚、潘小濤、王慧麟等都花左一段時間,先至洗甩讀書人獨有的「悶」,當時黑人已甚少留意此節目,一來固然將之與道長年代比較,二來選書的範圍不離政經論著,又真係比較悶,或者係主持未掌握到點樣將較深的題目與日常生活掛勾。

直至阮子健及江麗芬接最後一棒,事情反而又有些起色,雖然阮子健有少少語障,江麗芬又令人覺得很假很虛偽,但選書上已貼近生活文化,尚可接受。

又好坦白講,黑人真係聽打書釘而買的書,十居其十都係梁文道/劉細良年代推介,例如The rise of creative class, 吉川英治的宮本武藏、freakonmics、a short history of nearly everything 等等。阮/江推介的,一本都不記得。估計最大原因係梁文道當年好識得賣關子,一個個hook 拋出去,黑人當年做做下野突然聽到:「細良,到底點樣衡量一個城市既創意水平呢?」「佢有幾多美術館?」「唔係。」「文化活動的數量?」「呢d答案都好大路,但係Richard Florida 既答案都好騎呢,原來佢係透過觀察一個城市有幾多基佬拉子,亦即係gay index,去衡量一個城市對異類人的包容程度,從呢個包容程度,創作人可以知道呢度有幾大創作自由。你又諗下,一個地方即使大興土木搞文化工程,又天鵝湖、phantom of the opera 乜都請晒黎,但係講下玩笑都會俾人拉俾人告,又點會吸引到頂尖創作人入黎呢?外國甚至有d人明明係直的,見工時都會問下公司對同志的包容度。」

阮子健後來慢慢都識得賣關子,但係感覺上就係無左道長的edge,好似講完收工就抹左去咁 (所以聽完亦唔會記得罷?)

點都好,打書釘釘蓋了都係一個損失。資訊文化節目除左股票、食經同埋旅遊消費之外,可唔可以有其他選擇?

6 則留言:

Chris* 說...

道長揸旗果陣嘅一台真係有幾分知識份子電台嘅格局, 不過可惜佢「身心俱疲」丫。佢同劉細良part果時最好聽,道長起que起得好有趣味,細良接que又接得靚,永遠都無悶場。

道長走咗之後雖然有d失色,但細良都仲頂得住,遇着悶棍學者仲識搞吓氣氛,叫聽眾醒神番d。

細良好醒目,咩que都接到,佢做光明頂時可見一斑。你都知陶傑一時嘩唬一時暗諷,好鬼難俾反應ga la,但細良識得繼續講笑,唔似後期其他嘉賓咁淨係用學術口吻回答。到佢都走埋之後,我呢兩個節目都好少聽lu


細良應該有d ambition嘅,我估佢想入政府度做野好耐ga喇

黑人 說...

話事話,陶傑d que 真係好難接
有時係講反話
有時係講錯野,扮反話
有時係講真,但係佢的諗法明顯係錯的
宜家兩位嘉賓主持都未必下下接得住,尤其係健吾,佢太正派

劉細良唔算真係接que 既,只不過佢會提出好多資料性的內容,幫陶傑補漏,同時又唔會糾正陶傑 (等人地以為佢講緊怪論)

poonwinghang 說...

無法,呢類節目收唔到廣告。
講書的,好似新城星期六 / 日都有一個。

Chris* 說...

>有時係講反話
有時係講錯野,扮反話
有時係講真,但係佢的諗法明顯係錯的
>同時又唔會糾正陶傑 (等人地以為佢講緊怪論)

haha!!好鬼中!陶傑有時真係好吹水呀,不過佢d怪論好搞笑。

黑人 說...

> poonwinghang

梁文道年代呢d 節目生存得到架
可能同佢個人魅力有關啦

> chris

都聽左咁多年,差唔多厭喇

匿名 說...

好同意咯。節目水平雖然下降,無咗卻依然係損失。阮子健接潘小濤嘅棒,仲以為呢個節目有多排撐,打救得到,點知都係折埋……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