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日, 1月 18, 2009

又轉載:宗教與科學

原文

西元一六三三年,羅馬(Rome)。
>>
>>   七十歲高齡的老人端坐在無靠手的椅子上,神情顯得深沉落寞。室內高雅堂皇的陳設,讓他感到窒息。挑高的大廳下,與老人面對面坐著的,是上下兩排當今羅馬教廷內的顯赫人物。而在他身後,是一個與人同高的銀色大十字架,與內外六層階梯,座位圍成馬蹄形的各界代表。如今大家的目光,都集中在老人的身上。
>>
>>   這是一場審判。老人眼前的那些大人物每次發言,便馬上得到台上台下一陣鬧哄哄的認同。老人心裡明白,說再多都是沒用的。想起那一個個在火刑台上,臨死仍堅稱地球是繞著太陽公轉的老朋友,老人不禁悲從中來。
>>
>>   審判結果出來了。老人因為功蹟匪淺,可免一死,只須在一張紙上簽名。老人也只得照辦。全文唸起來是這樣的:
>>
>>   我,伽利略.加利利(Galileo Galilei),在此取消我所提出一切有關地球繞太陽公轉的理論,並從今不支持此罪惡的主張。
>>
>>   簽下名的同時,有人聽見老人低聲說了一句話:
>>
>> 儘管如此,它仍舊移動,不會改變。 (But it still moves, just the same.)
>>
>>   伽利略從此不再提倡地動說,卒於西元一六四二年。
>>
>> * * *
>>
>>   洛克(John Locke)說過:「人們往往沒理由地反對新的思想,只是因為這個思想並不廣為人知。」就像哥白尼(Copernicus)、克卜勒(Kepler)、與伽俐略的宇宙觀一樣,達爾文(Darwin)的進化論剛提出,立即受到教廷與舉世教徒異口同聲的譴責,達爾文的肖像亦從此和黑猩猩並列。進化論之於基督信仰,真可謂芒刺在背、骨鯁在喉,因其與教義產生了極端的抵觸。教會憑藉只有聖經一書,千年不修訂,導致性別歧視、民族偏激主義,一一躍然紙上;科學發展憑藉研究證據
>>
>> ,不斷推陳出新、日起有功,兩者勢力消長顯而易見。自十七世紀末的啟蒙運動(The Enlightenment)以來,在理性主義(Rationalism)與實證主義(Empiricism)等等的思想衝擊下,政教合一的君權神授已逐漸為自由開放的民主主義所取代。二十世紀的嬉皮運動(Hippie)之後,傳統價值觀衰微,道德感麻醉,年輕人離開教會,更是在基督教的基部注入了一針致命慢性毒藥。根據近數十年來的統計,全北美的基督教信仰人口正在逐年下滑。看樣子,繼羅馬教宗於西元
>>
>> 一九九二年公開向伽利略低頭道歉之後,一向被教會罵臭頭的達爾文、伏爾泰(Voltaire)、尼采(Nietzsche)等人,也該開始在墳墓裡期待平反的一天了。
>>
>>   一提到進化論(evolution),社會大眾難免連想到一句金科玉律:「物競天擇,適者生存」。因為遺傳因子的差異,即使是同一種生物,個體間仍存在些許與上一代不同的特質。有些改變恰巧能使這些個體更能適應環境,因此這些個體,以及牠們的後代,相較於同種生物內的其它個體,擁有較高的生存機率。久而久之,能存活下來的生物種,都能有一些特殊適應環境的方式。換句話說,環境就像一個篩子,把不適合生存的生物個體剔除,只留下適合生存的。舉個例子,恐龍的滅種,推測可能起源於一次隕
>>
>> 石或慧星撞擊地球。爆炸揚起的灰塵遮蔽了日光,而恐龍無法適應地球環境的劇烈改變,全軍覆沒。相對地,哺乳動物的祖先卻倖免於難,大量繁殖,奠定了今日哺乳動物的興盛。人類大肆砍伐森林,導致許多生物絕種,其實也是演化的一環。因為生存環境被剝奪,這些生物再也無法取得食物與棲息地,自然走向滅絕。相對地,能找到新棲息地的物種,便能生存下來。
>>
>>   正確地說,「進化」這個字眼不如「演化」好。演化並不是一股偉大的內在力量,催促著生物邁向更進步的高峰。它只不過是一件再平常不過的自然現象;不是一股動力,只是在宇宙舞台上看到的結果。新的性狀並不一定比舊的好,但是往往只有比較好的(或無害的)能夠生存下來,並把這個性狀遺傳給下一代。不過,隨著環境的改變,原本好的構造可能變得無用,原本無害的特徵可能足以致命。最有名的例子,是一則黑蛾與白蛾的故事。這種蛾有黑、白兩種品種,原本都棲息在一種白色的樹上。白蛾因為有天然的顏色保護,便不容易被專吃蛾的鳥發現而得以生存。相對地,黑蛾成為最明顯的目標,因此黑蛾的數量便遠不如白蛾。可是風水輪流轉,不久後臨近的工廠開始排放大量黑煙,導致樹木都被燻黑了;這下子白蛾反成了鳥類醒目的大餐,黑蛾的數量漸漸超過了白蛾。好景不常,因為環保團體的抗議,幾年後工廠又加裝了黑煙處理系統,所以樹木又漸漸恢復了原本的白色-可以想見黑蛾又要遭殃了。白蛾與黑蛾,本身並沒有進化程度高低的區別,卻因為環境的改變而彼此消長。這證明了演化充其量只是一個適應環境的過程,
>>
>> 而非有最終目的地的「進化」。我們只能說,在某些構造上較發達的生物擁有比較高的生存機率,但是這並不保證這些個體能夠適應所有的環境變異。
>>
>> 有人預測未來人類會有很大的頭和萎縮的四肢,但是如果地球的環境突然改變(如大戰爆發),這些「思想家」可能並不能成功地適應打獵與種菜的生活。
>>
>>   如今,我們可以把演化的觀念再向外推一步,跨出基因的範疇。我們可以發現到,社會的演化比基因的演化快得多。從中國五千年來的改朝換代,埃及、希臘、巴比倫古文明的盛衰起落,我們不禁讚嘆社會演化的速率。人類的思想就好比生物演化的基因,可以傳給下一代。所不同的是,基因是一輩子固定的,而思想是可以在一生中多次改變的。一條不合時宜的信念,很快的就會被世人遺棄;而短短幾年之內,嶄新的學說就有可能完全推翻舊的理論,廣為世人接受。政治、宗教、經濟,種種的因素,構成了推進人類思想演化的原動力。當年台灣白色恐怖的政治迫害、中古時代西方宗教對所謂異教徒的壓迫、二十世紀共產主義的泡沫性興衰、德國納粹主義、中國大陸十年文革,全部都是紅極一時的高樓,而這些高樓也因為時不我予而一一崩塌了。從後人的眼光看來,這些學說、主義、甚至信仰,全部都是錯誤的。
>>
>> 可是我們不應該忘記,在這些思想如日中天的年代裡,它們是多麼地被推崇、被相信。或許是因為客觀的環境改變了,或許是因為人類漸漸從歷史裡學到了教訓。總之,它們都在廣義的演化過程中被淘汰了。所以,我們也同樣的不應該對我們今天的思想有過度的信賴,因為很可能五百年後的人文學家,也會抱著同情的眼光來看待我們今日的熱情。
>>
>>   筆者出身基督教家庭,從小到大聽過不少基督教對進化論作出的批評。
>>
>> 有些理論值得人深思,有些則只是缺乏根據的詭辯。這些反進化論的理由,大約可歸納為下列六點,在此簡短討論:
>>
>> 1)化石與現存物種沒有逐漸遞變的跡象
>>
>>   從分子生物(Molecular Biology)的證據裡,我們可以證實突變的發生的確可以造成性狀的改變,而不同個體之間的交配(有性生殖)更擴大了上下世代平均的差異。但是,不少人注意到,所有已知的化石和現存物種之間似乎並沒有應該出現的灰色地帶。馬是馬、牛是牛、鳥是鳥,從來沒見過長翅膀的羊,或會爬上岸的鯨魚等等。最切身的經驗,如果人是從高等靈長類演化而來的,我們好像找不到完整的演化光譜(spectrum),彷彿每個中間型物種都是獨立自成一派的。
>>
>>   提出這項反論的人,的確有銳利的觀察眼光。不過,我們也可以肯定,這些人一定不是遺傳學(Genetics)專家。為什麼呢?和希臘神話不一樣,有性生殖是得在足夠相近的物種上才能發生的,否則兩組DNA的差異過大,即使可以受精,胚胎也是不會發育的。馬和驢可以生出騾,白人和黑人的小孩膚色介於二者之間,但鳥和羊、蜥蜴和鯨魚的組合,是不會有結果的。大家不妨找一份詳細的生物演化樹(根據DNA比對)來研究,應該會發現,兩種生物的之間的距離只要遙遠到某一程度,就無法產生後代。
>>
>>   那中間型的物種到那裡去了呢?它們不是不存在,只是已經被天然淘汰了。我們不能否定,一種新品種的誕生,其適應環境能力、繁殖速度、性狀保留比例,皆有可能遠遠超過其他相似物種。而原本一系列的中間型物種,也就因數量太少而被忽視了。最簡單的例子,現代人科技發達,出生率高,死亡率低,兼俱優秀殖民能力;自然而然,世界各大洲便佈滿了「現代人」。相對的,沒有高等文化的人種(民族),便在千萬年的競爭裡,逐漸敗下陣來,退居深山,靜待探險家的造訪。再低等一級的類人物種,競爭力就更
>>
>> 差了,不是被新人類趕盡殺絕,便是被幾場瘟疫誅滅全族。值得一提的是,性喜群居的動物,自然血統融合的效率也高,故很快地能把一些外來奇異的性狀「消化」在族群中;所以外界看起來,這個族群的個體自然長相類似。
>>
>>   此外,我們也不能忽視到人為認知的誤差。提出以上反論的先生女士,除了不該是遺傳學家,也應該不是常到野外勘察的生物學家。充其量,只是每年一次去動物園看看幾種最具代表性的動物罷了。動物園面積有限,當然無法收集全部的物種,反而有點把大眾誤導,以為世界上就這幾種動物而已。事實上,世界上所有的生物物種何止百萬(光是螞蟻就有五萬種),而相近物種間的有性生殖又可產生「新的物種」。生物的定名分類只是為了研究方便。其實,與其硬把物種與物種隔開,不如照十七世紀數學、哲學家萊布
>>
>> 尼玆(Leibniz)所說的,把所有的事物(在這裡指生物的演化)看成一個不間斷的延續(continuity),就可以減少許多不必要的困擾了。
>>
>>  
>>
>> 2)今日生物並沒有所謂「進化」的趨勢
>>
>>   另一項廣為人知的反論是:「怎麼我從來沒見到猴子變成人?」當然,這句話是很極端的例子,提出這個問題的女士先生,實在應該回家關起門來,先把達爾文的理論從頭讀一遍,順便參考幾本高中生物課本。今日的猴子和人同是演化的結果,擁有的只是共同的遠祖。而整個演化過程是在千萬世代間逐漸變化的,並不是睡一覺手就長一寸。以人類歷史的短暫,自然不能目睹爬蟲類長出鳥類翅膀的過程。此外,「演化」的確是在進行的,不管是天擇(natural selection)還是人擇(artificial selection)。從人類工業化的數百年來,我們早已幫助大自然「淘汰」掉了成千上萬種野生動物(據估計,單是在過去五十年,就有數以十萬計的品種絕跡。),也大大地擴大了老鼠、蟑螂的族群。人類也致力於動植物品種的改良,並已成功培育出結實累累的穀物、玩賞用的家犬、五顏六色的花卉、高產量的肉牛、不怕病蟲害的疏菜,現在更要進一步改善基因、複製生命,諸如此類,全部都是演化的好例子。
>>
>>   況且,正如本文之前提到的,演化的本身沒有特定的目標(並非純粹的「進」化),也並非一種動力,只不過是自然產生的結果。沒有必要發生改變的話,改不改變都無所謂。因此,我們不能因為看不到演化的發生(例如活化石腔棘魚-Latimeria-還是六千萬年前那副老樣子),就說演化不存在。腔棘魚的生活環境是馬達加斯加(Madagascar)旁幽暗寧靜的深海,環境改變並不大,也缺少物種的歧異度(diversity)。在客觀環境無甚改變,又缺少強敵競爭的前提下,腔棘魚演化的速
>>
>> 度自然緩慢。而且,就算真有演化,在這種與世無爭的情形下,新的物種也未必會對原來的造成生存上的威脅,而新品種也可能只是尚未被漁人捕獲罷了。
>>
>> 3)演化成「人類」的機率太小
>>
>>   另一個有名的例子是這樣的:「科學家計算過,從最原始的生命(簡單的自我複製有機體)演化成現今的人類,其機率小到就像把一本大英百科全書丟進火裡燒,而燒剩的灰燼落下又恰巧排成一本完全一樣的大英百科全書。」以子之矛,攻子之盾,聽起來好像很有說服力,可是一聽到統計學家(Statistician)的耳裡,可真是把他們的大牙都笑掉了。舉出以上例子的女士先生,也一定不是統計學家。
>>
>>   為什麼呢?統計學有一個很重要的概念:機率的意義只能用於統計過去發生事情的總和,來預測未來同樣事情發生的機會。擲一個六面的骰子一次,得到5的機會只有六分之一,這是因為我們知道,如果我們擲同樣的骰子一百次、一萬次,則我們得到5的機率約等於六分之一。但是,如果今天我們只擲過「一次」不知道幾面的骰子,再也不能重來,而一揭開罩子出現5,則這個骰子出現5的機率就不是幾分之一了,而是1(出現5的次數)/1(總共擲的次數)=1。說不定這只「骰子」就只有這一面啊!況且,今
>>
>> 天就算有一個一萬面的骰子,不論怎麼擲,必定都會出現一個答案,即使每個答案的機率都只有萬分之一。假設一擲出現9626,那麼我們是不是應該覺得奇妙無比呢?假如您事先便預言到了,那真的是奇妙無比了,因為平均來講,您每猜一萬次才能對這麼一次。假如您是因為出現9626的機會是萬分之一而驚喜,那抱歉了,因為您也會因為出現3848、或5495而驚喜,所以您今天驚喜的機率,是萬分之一乘以一萬,是不折不扣的百分之百,一點也不值得驚喜。
>>
>>   請問地球生命的演化發生了幾次呢?一次。所以由簡單有機物演化成人的機率,在無可比較的情況下,只能是1啊!如果像今天打電腦報告一樣,以地球誕生為基準,我們把地球的演化讀取(load)和重演(run)一兆次,中間九千九百九十九億九千九百九十九萬九千九百九十九次都演化出別的爛東西,或什麼也沒演化出來,只有一次出現最高等的人類,那上述例子就真是有說服力了,筆者也會想拋棄大學教育,投身傳教事業。事實上,不管我們今天是人也好,是火星人也好,是異形(Alien)也好,我
>>
>> 們都只經過了一次演化。因此,我們說出:「啊!多美妙呀!生命居然會演化成『*』」的機率,永遠是百分之百。人類是完美的演化成果嗎?不知道,地球只試過這一次。說不定我們可以演化得更好。人類是上帝得天獨厚的選民嗎?不清楚,因為沒得可比較。或許那天當全球各大都市上方突然出現高科技外星人戰艦的時候(如電影Independence Day),人類才會恍然大悟,原來上帝偏心,並沒把最好的留給我們。
>>
>>   從以上的例子,我們不禁又可以聯想到許多「魔術數字」,例如重力(gravitational force)與電磁力(electromagnetic force)的比例,水攝氏四度的特性,質子(proton)與中子(neutron)的質量差異等等,一切都是那麼地恰到好處。如出一轍,這些魔術數字也不過是放馬後砲而已。今天如果換了一套數字,還是會有不同的現象發生,並不是一切都完蛋。只要生命產生了,而且進步到可以思考自己從那裡來的時候,發現這些「魔術數字」的機率,也
>>
>> 一定是百分之百。教會待久了,我們還可聽到更多奇奇怪怪的統計數字,都不知道是那些蒙古數學家怎麼算出來的,這些數字的可信度就更低了。
>>
>> 4)生物複雜化與熱力學第二定律相矛盾
>>
>>   學過熱力學(Thermodynamics)的人可能會問,那既然生命皆是由最原始的單細胞生物,愈演化愈有組織,一直到今日的精巧人類與各種生物,很明顯與第二定律裡說的「自然界的演變一定朝亂度大(Entropy increase)的方向進行」相矛盾。
>>
>>   聽起來又是一個有力的證據!只可惜這些物理學家一定沒讀過(通)生物學,甚至也沒把熱力學完全唸懂。生物攝取食物,吸收養份,或化為能量利用,或製造身體組織,或排泄廢棄物於體外,全部牽涉到熱能的喪失。而這輸出功率小於輸入功率(Output<Input)的現象,正是熱力學第二定律的精髓。生物的確是愈演化愈精密,可是就整個大環境來說,生物排放出的熱與廢料,仍然使整個系統的淨亂度(Net Entropy)有增無減。這就像是冷氣機可以冷卻室內的溫度,造成室內氣溫下降、亂
>>
>> 度減低,卻相對地更加升高了室外的氣溫和亂度(並不是所有的電能都用在傳熱上,有些反而化作熱量散失了)。從宏觀的角度來看,冷氣機仍然造成全宇宙亂度的提升。
>>
>> 5)聖經裡也有提到恐龍的存在
>>
>>   值得欣慰稱頌的,教會內也有不少和事佬,充當水火不容的兩方之間的橋樑。這些熱心的科學擁護者,挖空心思尋找聖經與現代科學的蛛絲馬跡,最後乃出現了聖經也有提到恐龍的出現,科學家發現漫天大洪水的地質學證據,摩西帶領以色列人渡過的不是紅海,乃是潮汐現象明顯的某處淺灘等等有趣理論。聖經裡提到的神蹟不勝枚舉,有的彷彿可以用自然科學、心理學、人文歷史學的發現成功解釋;但是不可否認的,尚有太多的故事是名符其實的「神話」。硬要把神話和科學扯在一起,簡直是牛頭不對馬嘴,穿鑿附
>>
>> 會地濫用科學發現,真是弄巧成拙,反而忽略了神話故事的隱含意義。就像變魔術的人心知肚明自己的伎倆根本不是魔術,神蹟的確立也往往是在旁觀者(尤其是握筆者)的眼中。或許這和三國演義裡,大家在看到諸葛亮「借」來東風之後,驚嘆:「孔明真神人也,安敢敵之!」有著異曲同工之妙。
>>
>> 諸葛亮也是人呀。可是他深知天文氣象學,只是賣弄一下,就被小說家描寫成能呼風喚雨、祈禳祭星的人了。聖經也有很大一部份是口耳相傳寫成的,如果仍興致勃勃地把這些神話故事當史料來背誦、來研究,就真可謂「小學而大遺」了。
>>
>> 6)最偉大的科學家也都信神
>>
>>   是的。歷史上公認最偉大的兩位科學家,牛頓(Newton)與愛因斯坦(Einstein),都相信神的存在。這麼一來,眾多科學界的徒子徒孫總該服氣了吧。不幸的,舉出這句話的先生女士,對歷史的研究一定沒有到家,也曲解了神存在的意義。
>>
>>   為什麼呢?伽利略便是最好的例子。大家不妨仔細查查,哥白尼的地動說是如何被羅馬教廷反對,而提倡地動說的人是如何被基督徒綁起來用火活活燒。伽利略深知哥白尼與克卜勒是對的,卻同遭教廷逼迫,簽下聲明,承認地動說是錯誤的。其後過了三百五十九年的歲月,天文學上的發現,卻愈來愈支持地球是繞著太陽公轉;終於,羅馬教廷於西元一九九二年公開承認了自己的錯誤。在政權即神權的時代,有誰敢冒著上斷頭台的風險,隨便發表與教義相違背的主張?遺傳學之父孟德爾(Mendel),一直到去世那天也不敢發表自己的遺傳學理論;根據某些基督徒的說法,就連達爾文自己,最後都在教會的壓迫下低頭,承認了自己的進化論是徹底錯誤的(但筆者收集到的資料指出這是達爾文的遺孀杜撰的(mocear註︰其實是一個叫做Hope的修女幹的,按此。),以維護達爾文一家的「名聲」)。達爾文死後的一百多年來,已經有愈來愈多的證據為他受到的指責翻案,教會的抵抗也愈來愈薄弱。今天,進化論的基本構想已經廣泛為科學界所接受,同時也在不斷的修正、更新中。就算達爾文當初真的向教會屈服,如果那時他便擁有像今日這麼充份的客觀證據來證明進化論的成立,想必他一定不會這麼
容易低頭的。
>>
>>   基督教會不只是單純的教會。在早期科學家的時代中,教會代表的,是政治力量、是輿論壓力、是大家習以為常的「真理」。反對信仰,就等於反對領導者的權力、反對社會道德、反對所有的「信徒」-不知為何而信的平民百姓。所有出名的大科學家,如果不是政府的贊助,那裡來的研究經費?
>>
>> 如果沒有大眾的支持,那裡會有今日的一世威名?如果他們敢學尼采說一句:「上帝已死!(God is dead!)」,今天他們就不會受到政府這樣的推崇。
>>
>>   很悲哀,也不幸是事實。理想也要受到現實的擺佈。
>>
>>   有人說,科學本身就是一種信仰。這句話可以是錯的,也可以是對的。
>>
>> 如果信仰是沒有理由的服從,沒有反對的絕對,那麼科學就不是一種信仰。
>>
>> 盲目相信科學是對的人,沒有資格為科學辯護,正如迷信在科學面前站不住腳。相對的,如果信仰是一條追求真理的道路,是一座滿足心靈空虛的清泉,則科學不僅是一種信仰,而且是世界上非常寶貴的信仰。科學這種信仰,可以讓人體會到自己的渺小,前人智慧的偉大,甚至不禁聯想到一切的一切,是不是有一位美好的造物主在主宰著。牛頓和愛因斯坦或許正是這樣想的。不過,除了牛頓和愛因斯坦,每個人對這位想像中造物主的印象都不一樣。最後,造物主諷刺地被人強迫與宗教劃上等號。造物主的意義,變成了硬梆梆的教條,變成了死板板的戒律,限制了人類的行為,扼殺了人類的思考。造物主的精神,變成了一座座不可侵犯的雕像,一本本不可刪改的聖典,殘害了人類的自由,破壞了人類的靈性。造物主假如真的存在,也會搖頭嘆息吧。
>>
>>   或許會有基督徒指稱:「那些錯誤是羅馬教廷(舊教)犯下的,改革後的新教(或稱初期教會的「舊式復興」)才是正確的。」試問,基督教眾多教派:長老會、浸信會、信義會、聖公會、衛理公會、神召會、宣道會、路得會、聖教會、教會聚會所、新約教會、真耶穌會、耶和華見證人會、拿撒勒人會、貴格會、芥菜種會、耕耘會、美以美會、錫安堂、靈糧堂、救世軍、安息日會、摩門教...以至各獨立地方教會,或歸類為:福音派、浸禮派、靈恩派、一次得救永遠得救派...甚至區分為:靜默端坐類、繁文縟節類、百家爭鳴類、搖滾嘶喊類、掌風功夫類、笙歌演藝類、吃喝玩樂類、齋戒禁慾類、人民公社類、遁世山寨類、白色恐怖類、顛覆傳統類...彼此批判攻擊、嘲諷漫罵,又到底誰是全對、誰是全錯?如果您今天是基督徒,不妨回想看看,您所屬的教派是不是曾經否定其它教派,一股腦兒認定自己是對的呢?可是,誰敢保證基督教會不會再發生一次宗教改革,到時候「新新教徒」又全盤否定您今天認為是對的一切?而上述「與舊教和『異端教派』劃清界線的教徒」,一到計算全世界「基督徒」總數的時候,又馬上認祖歸宗、五族融合了。這種只有政客才擺得出來的騎牆派姿態,居然也
能在基督徒身上看到,真是令人啼笑皆非。
>>
>> 這樣看來,提出以上主張的人既不諳遺傳學、生物學,也不是數學家、歷史學家,更有點缺乏邏輯思考能力。再提醒大家兩件事:(1)一九六O年代越戰其間,美國由募兵制轉為徵兵制,唯獨唸神學院者可免兵役,因此有許多人為了不上戰場,一窩蜂唸了神學;(2)國內基督書院、聖經學院、神學院林立,雖然學位不被教育部認可,卻能被國外某名不見經傳的大學或學院承認;因此,不少大學聯考連番失利者,每以此為捷徑,先就讀基督書院、聖經學院、或神學院,再「轉入」國外該院校,最後取得洋文憑一紙。如今,以上兩種不為唸神學而唸神學的人,不少畢業後也當了傳教士,就在你我所屬教會中站講台。當然啦,還是有許多飽學之士,真心奉獻,為唸神學而唸神學的人存在。大家不妨專心聽聽看,比較前者與後者講道內容的豐富度、可信度。
>>
>> * * * *
>>
>>   一日和朋友閒聊,對方爆出一句:「所有宗教都是矛盾的!」乍聽之下是極其偏激的一句話,也有一杆子打翻一船和尚、神父之嫌。回家以後,我才被康德(Kant)的一句話當頭棒喝:
>>
>> "It is thoroughly necessary to be convinced of God's existence;it is not
>> quite so necessary that one should demostrate it."
>>
>> 「相信神的存在是必要的,證明神的存在卻不是必要的。」
>>
>> 原來所有的矛盾都是出在「證明」身上。進化論的激進派妄想證明神不存在,教會的激進派妄想證明進化論是錯的。他們可能沒有注意到,科學的本質是理性的求知,講求大家公認的證據;宗教的本質是感性的追尋,講求個人靈性的空間。科學的理論無法被宗教的束縛擊垮,而宗教的內容無法用科學的眼光看清。基督信仰的教義,如果用理性思考的角度來看,的確是充滿矛盾的-全知全能的上帝不僅不能預知未來,居然也有挫折生氣的時候。不少教徒的內心,每每存在著客觀知識與基本教義的對立。因此,在科學邏輯不發達的過去,宗教的力量能支配人類的思想;而在凡事講求效率的現代,宗教的影響力逐漸退出歷史舞台。許多科幻小說描寫未來,常把基督教說成一個古老荒廢的、霸道一神論的信仰。小說的預言會不會成真?或許只有時間才能證明孰是孰非。
>>
>>   科學最美好的精神,不是一呼百諾的上帝萬歲,而是不斷的求知,推翻舊理論。哥白尼成功地指出地球不是宇宙的中心,但他誤以為太陽才是宇宙中心。同樣的道理,達爾文的進化論也不可能像聖經一樣,不容許增減一章一卷。或許,科學的發展最後會證明進化論是錯的也說不定;不過,屆時人類對生命的了解一定又有了突破性的發展,知識水平更上層樓。相信達爾文長眠於地,也是會樂於知道自己的階段性任務已然達成。
>>
>> 我們無法知道神的存在與否。就算神真的存在,我們也不能斷言基督教就是唯一的法定代理人,而其它宗教都是賣贗品的。回顧過去,基督信仰自昔日中東地區的小宗教,成功與東羅馬帝國政權串連,進而併吞歐洲,再歷經教廷腐敗、分裂、改革,新教徒席捲美洲,至今也演化了數千年歲月,不斷地改造環境,適應環境。至啟蒙運動前,基督教真乃宗教演化史上的一大勝利者,必有其生存之道。不過,近兩百年來,基督教遇到的難題,不可謂不大。今日的世界就像一個地球村,主張民族融合,文化包容。看樣子,基督教是該少辦一點字字推敲的聖經考證,不要動不動就斬釘截鐵地否定其它宗教,漫罵科學,而要多多宣傳信徒彼此關懷相愛,來迎合世界潮流,最後才不會被「人類社會的演化」淘汰掉。可是,相信神的存在與科學真的會抵觸嗎?這或許也正是牛頓和愛因斯坦心中的默契吧!
>>
>> -----------
>>
>>   本文從開始構思,到最後發表,共計一年八個月。其間,有尋訪專家請益者,有博覽群書查證者,亦有整段刪去重寫者。最大的顧慮,並非怕背上叛教不忠不義的罪名,乃是心中仍欣賞基督教義中「愛人如己」的一環;深怕本文一經披露,反而有損社會善良風俗,則為反效果矣。構思理念雖成,本打算就此塵封,適逢台灣高中同學劉典瓛君來京士頓家中暫住數日。劉君聞我思想,嘆曰:「不寫下來,就辜負了你想到這些!」方才動筆整理思緒。由於牽涉內容頗廣,而篇幅有限,故斟字酌句,力求以最少量之文字換取最大量之理解。
>>
>>   本文內容的爭議性是無庸置疑的。又限於個人才智經驗,定無法滿足每位讀者的口味。所言若有冒犯,敬請見諒。謬誤之處,亦請來函指正;但請持反對意見者勿提出「聖經證明聖經」、「不要怕只要信」之類無法證實也「無可辯駁」的純教義式言論,以免白白浪費唇舌。
>>
>>   各國憲法均保障人民宗教信仰自由。而宗教的確對提供人類內在的安定力,維持社會穩定,作出了極大的貢獻。不過,這並不代表宗教是唯一心靈尋求安定的歸宿,儘管人類生活受到的緊張、壓力、挫折、哀慟,在在地把我們逼向逃避現實一途。基督信仰真的是很不錯,但或許正如亞理斯多德(Aristotle)所說:「全人類都渴求知識(All men by nature desire to know)。」假如真善美的神的確存在,相信祂也會希望提升人類的知識水準,把知識當成一種善,鼓勵大家追求!

6 則留言:

小瓶子 說...

虽然很长, 但写得太好了.

Kenka 說...

小瓶子,英國哲學家羅素寫的「為什麼我不是一個基督徒」寫得更到肉呢。

小瓶子 說...

依? 好熟口面哦, 我好似上网读过哦.

hk_nobody 說...

(同文載於我的blog)

我不信神﹐也不反對別人信神﹐但是我卻反對某些人信神的態度﹐也反對某些信仰對人對事的態度。

康德(Kant)的那句「相信神的存在是必要的,證明神的存在卻不是必要的。」簡直是精簡扼要。神的存在在於信仰(faith)﹐你心中有神﹐神就自然在你身邊﹔你心中對神的信仰越強﹐神的存在感便越強。我說﹐神是心靈上的產物。反之﹐科學是基於物質上的﹐是以邏輯(logic)﹑觀測(observation)﹑證據(evidence)探討我們所在的物質世界。宗教與科學﹐是兩種截然不同的思考方式﹐所以我們不能以科學邏輯思維看宗教﹐因為宗教在於一個"信"字﹔而科學﹐在於"不信"﹐直到證據確鑿而邏輯上無誤。

同樣﹐我反對別人以宗教上的思考方式看這個物質世界。常聽見別人以"神"解釋宇宙起源﹐或是以"神"解釋生命起源。現今對於宇宙起源和生命起源的解釋分別為Big Bang 和abiogenesis。雖然這兩個解釋仍然有待證實﹐但是卻是暫時在邏輯上最為站得住腳的理論﹐亦有證據支持﹐而神造論在邏輯上不夠它們好﹐亦沒證據支持。

我們生活中﹐常遇到一些我們未能解釋的事情﹐但是我們不能單是因為未能完全解釋﹐便把神搬進來。你不能解釋不代表別人不能解釋﹔暫時未能解釋不代表將來沒有人能解釋﹐把神(或其他類似的概念﹐如鬼﹑靈魂﹑外星人)作為解釋﹐是一種思考上的逃避﹐科學上來說是錯誤的approach﹐對我們認識這個物質世界沒有幫助。

但這不代表宗教與科學不能共存﹐只要分開來看待便可以﹐它們在不同的niche﹐各自安安份份的在自己的生存空間便可以。這帶出了我反對的另外一種宗教觀點:我反對不夠包容的宗教。不單是對科學不包容﹐對其他宗教不包容也是一個很大的問題。歷史上有天主教對異教徒的審判﹐近代便有在黎巴嫩伊斯蘭教真主黨和基督教馬龍派的戰爭。你信你的神﹐他拜他的佛﹐我用我的科學方法思考﹐本來各不相干﹐偏偏有宗教認為不信我者皆是罪﹐這便是不夠包容。

而對於無神論者﹐也是同樣的規矩﹐他要信神便由他去信﹐最多跟他討論討論﹐沒必要將自己的想法強加於人。作為無神論者﹐要做到"敬神如神在"。

黑人 說...

http://tkma.blogspot.com/2006/09/talking-to-god.html

呢篇舊文係從某個forum 度搵返黎的
可惜唔知原文出處係邊,如果屬實
咁教會d人都幾慘

hk_nobody 說...

--warning, contain very unpleasant material--


http://www.youtube.com/watch?v=5kcev1K-NOc
http://www.youtube.com/watch?v=TdLMFs4fv4E

videos showing examples when religion is interpreted wrongly by human, watch it with an open mind though, not all muslim are like the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