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六, 1月 10, 2009

轉載別人的良知

因為小弟不是作者本人,無法代為回應各位朋友的種種。對於明愛事件一直沒有細閱,故只能以一個普通市民的角度講講自己意見。寫這篇文章的用意,是希望思考如何防止發生類似的悲劇 (在醫院失救死亡)。如果有些地方是restating the obvious,請見諒 (不要打面),謝謝。

院方

1. 程序是中性的,訂立程序就是確保事件達到某一個標準,例如程序規定殮房每格放一條咸魚,員工多放幾條,結果有遺體不滿出走了就有問題。

2. 先不談明愛是否冷血,因為有不少主觀印象的成份,那位文職可能西口西面地講緊正確的事,亦可能12分肉緊地hea緊你,要猜對方的動機意義不大。冷血,但無失職,你咬佢食咩?熱血做錯事害死了人,照樣無情講。

有些事可以從客觀技術角度去衡量,例如根據醫院的專業指引,員工有否做到應付情況的best possible action。現在大家可以說恆指三萬點時應沽貨獲利,但恆指三萬點時大家掌握的資料跟現在不同。同樣,處理該事件的明愛員工,以他的職責及專業知識,當時有否做到指引的基本要求呢?

如果明愛的員工已做了best possible action,換言之技術上能做的都已做了,就不應再花精力追究這方面,因為發生在其他醫院結果多少也相同。如果調查發現員工有做漏的地方,就是員工問題,死者家屬就有權追究索償。

3. 下一步應檢討是否程序需要改善。原則上,程序是確保以最有效益的方式處理問題。如果我們的目標是防止病人在醫院門口失救,程序上有無辦法改善資源調配?如無(即資源調度已達平衡點),是否需要投放更多資源?誰付帳?付多少?這些都可以理性討論的。一方面鬧醫院無能,又不修正問題根源,只是浪費時間兼幫報紙佬賺錢。

4. 調查報告除了技術上檢討之外,更加需要讓平民百姓看得到是中肯公正的。肥彭年代調查嘉利大廈火災的獨立委員會,技術上根本不需成立,但他為了讓市民知道調查是中肯和專業的,故意多此一舉。明愛的檢討工作有沒有符合公信力的要求呢?

5. 黑人無意為明愛辯護,但社會上一片怒濤亦無助找出問題在那裡,大家好像只想找個禍首出來批鬥就當事情解決了。醫院資源依然不足,依然有人會心臟病,依然有市民不知如何處理病人突然暈倒。

6. 我覺得似乎魔術師個方案最make sense。

事主個仔

見到別處有人轉載同一篇文章,有網民提出兒子亦做錯了幾件事。主要是沒有call 白車,反而自作主張將病人抬到詢問處。

換著是我自己,也許同樣會覺得抬到醫院門口是正當選擇,因為我不知道背後涉及的技術問題。

事主兒子能力範圍內可做的都做了,可惜盡了力不代表一定做得對。死者為大,死者兒子是苦主,受社會同情是應份的,可是為了客觀檢討事件,兒子的延誤亦應該一併計算在內。

傳媒及其他

事發後的幾日,不斷有「某翁暈倒,街坊齊出手相救」的報導。黑人看了覺得傳媒太過非理性,失去應有的專業距離 (雖然早就失去了)。鞭韃明愛黑人無意見,但傳媒的報導滋長一班沒有專業判斷能力的業餘batman胡亂出手,對事情真的有幫助嗎?

如果係你老豆...

或會有人問:如果大吉利市,黑人跟死者兒子互調,又能否如此抽離地「講風涼話」?

問題是廢問題,答案當然也是廢話。我係苦主,仲邊會咁冷靜抽離,肯定屌爆明愛d人,完。

反而點解無人問過:如果係你老豆出事,你應該點做?

黑人自問對突發危機的應變無乜認識,如果有電視台可以做一個特備節目,講解唔同突發情況的應變,認真功德無量,例如有人暈倒,我地應該點處理?去唔同醫院急症室,點樣可以確保得到最適當的處理?

有人打劫或強姦,我地報完警之後應該點?有人遇溺應該點?朋友去老蘭劈到酒精中毒,又應該點處理?種種不同的scenerio 集結一齊,至少夠做十幾集。

民智改善了,對防止同類事件發生先至有幫助。學校有無考慮鼓勵學生課餘取得急救或救生員資格呢?鬧完人地唔檢討自己,亦都係一種共業。

對社會不公義憤怒是應份之事,但我不希望自己的憤怒被人利用去牟利升官,所以對於傳媒一面倒的聲討,我是有保留的。


9 則留言:

Hana 說...

黑人你講得好啱,如果我係可以自己揸旗嘅記者,我會寫出來,教人萬一遇上相同事件應該點處理。

死者個仔經歷過嘅事情我都親身經歷過,我揸住駕車,坐係我隔離心臟病發果個係我老豆。我識得call白車唔係因為我IQ131(唔係130)而係因為之前聽過醫生朋友話如果遇上咁嘅事情應該點點點。

另外想講,依加啲記者都唔知咩事!成日都話俾人車死果啲人點慈母好父、好仔好女,個司機點無良殘忍,雖然死者是不幸的,但卻絕口不提或輕描淡寫個死者點樣唔尊守交通規則,亂過馬路......

一個司機曾經車死人,無論係唔係自己錯,無論會否坐監,哩一生一定唔會安樂,但啲記者從來或者好少會去提點叫人唔好亂過馬路尊守交通規則。

做為一個日日揸車出入嘅人,唔好話車死人,車傷人我都絕對絕對唔想。人死咗一了百了,唔死果個好多一世都唔敢再揸車,一世都會發惡夢。我咁講絕對係有感而發,前幾日係個有野擋任的轉角位,紅燈轉綠燈,我轉彎,一個阿伯就咁沖出來當個行人紅燈冇到,當我駕車係虛無,我總有少少青春的尾巴,眼明腳快剎車,佢條褲係俾我車頭擦臟的距離停低,佢總指住我講咗一大串佢父親母親的性器宮名詞,然後施施然走咗去。

匿名 說...

醫院和其他專業機構一樣,會有程序和指引,文明社會對專業處理(eg : 醫務等等)有既定專業指引,是明智之舉。


我頗為同意文中所說( 是黑人那篇,不是強調我有良知那篇)。


程序指引是中性,是要讓人妥善運用,是「運用」,而不是「利用」,是有分別的,不是利用程序來為自己做少點工作,或作為推責的法律借口。


明愛事件,有人會熱血沸騰,有人會非常非常極度完美地冷靜,就算以普通人之常情,以常理角度,熱血沸騰是較接近可取,同樣道理,恆指大造好,人人有錢駛的時候,是會較少人想到「金融會爆煲㗎咩?」。


如果死者是在其他地方暈倒,不近醫院,兒子不打 999 ,當然是不明智,但當一個並非卓越智慧睇高一線的平凡人,有至親竟然在醫院門外暈倒,然後行幾步(無須計較每步等於幾多英吋,或穿什麼波鞋會快多少) 跑入醫院,醫院職員向閣下說, 唔好意思,請你報左警先啦,相信當事人真是不知點回應好。


事後孔明,事後大智慧,事後象牙塔的冷靜,事後的無限哲學,又如何,人已死去,就算明愛職員炒魷,高層出道歉信,都是沒價值。


價值就在於,「醫院指引為何會變成病人的負累」,有指引本來就是為更有效為病人提供幫助,但現在看到的圖畫,似乎是『喂唔關我事喎老老實實,你 charge 唔到我嘅,我有指引,第157章第198節第65條第7行第9句指引無話可以咁咁咁嘅』。


或者死者當時幸運一點,加上有錢一點,剛剛巧合暈倒在私家醫院門外,然後智慧不高的兒子,只管拿出一疊銀紙 ( Credit Card 都 OK ),私家醫院反而會救救你。起碼見你驚到六神無主,私家醫院「職員」,也會提下閣下:「入嚟先講啦,我去call 醫生睇睇先」,而不會「跟足指引」叫你有遠去遠。

C.M. 說...

程序或者係中性。但就有分高中低能。

不過呢件事上,我唔認為係程序低能所引致(若果管理層話同程序有關就絕對係低能... well,我意思係以咁高人工既管理層而言),亦唔係該接待人員之責任。

又,我極不贊同改善所謂程序,因為只會繼續引發黑天鵝。方向不是改善程序,而是改善醫院方針。

不敗的魔術師 說...

多謝支持!

黑人 說...

>hana

無辦法,報館認為無人鍾意持平,唯有個個重手落味精。希望去到某個位就會反彈正常返d,又希望果個位不是香港陸沉。

> 匿名

明愛解畫的方式太差,醫護程序上佢可能無錯的,但出發點有問題,咁橋又expose左自己的出發點。作為市民,最好應該增加處理突發事故的常識。

> CM

我明你講乜,之但係方針呢樣野比較務虛,落在中國人圈子好易變成無意義的口號。

> 魔術師

不客氣。

C.M. 說...

黑人:

>>之但係方針呢樣野比較務虛,落在中國人圈子好易變成無意義的口號。

雖然我第一刻個感覺係唔同意既(大佬,比人叉輪廚喎,哈哈),不過諗落,我明白,尤其響(呢刻香港既)公共機構,我更加明白。

雖則,我仍然有我個理解。唔... 令日再表。

余若虛 說...

程序呢樣野,若虛唔認為係最有效益既方式,反而係為左易於管理同方便人事變動或不同員工既能力需求而制訂既。緊跟程序一定唔係最有效率,不過起碼比較可靠,唔會突然有個護士走黎企圖用巫術救心臟病人。所以,若虛好同意第一點,但認為同第三點某程度矛盾。

至於今日既爛鬼傳媒,評論都係多餘,最實際係杯葛。可惜香港既民智好似...

黑人 說...

> 余若虛

我有諗過兩者的分別,所以選擇用效益(effectiveness) 一字,而不用效率 (efficiency),因為前者意味質、量以及效果的平衡點,後者主要針對速度方面。

自問平日寫d野爛兜兜,對呢兩個字眼特別在意,主要受到 Steven Covey 果本 7 habits影響

Karen (Sze) 說...

黑人兄:

我從CM處看到您的話, 先感謝您的意見, 其實和我的很相近。

曾經在醫院內工作的我, 比較知悉某些運作, 可參考自家blog絀文醫療一二事, 亦希望知道您的看法(可留comment於我的blog度), 謝謝!